一个注会考生眼中的“注考”史

来源:中国税务报 时间:2009-03-22 作者:吴志强编辑:accliu
打印 RSS |

曾让“无数英雄竞折腰”的注册会计师考试(简称注考),有人称为“中国第一考”,亲身经受过考试的人,多年后再度谈起注考时,仍不免声声慨叹:难、难、难!

1991年,新中国成立后的首届中国注册会计师考试,悄无声息地举行,那年全国报名2万多人,参试1万多人,考试试题浸透着浓郁的计划经济色彩,分行业、分制度的特征很突出。比如,《会计》试题就被划分5部分:会计一般、工业会计、商业会计、基本建设会计、中外合资经营会计。1993年的第二届注会考试,报名者近6万人,参试近3万人,试题定位于工业制造业上市股份有限公司的标准化操作,从此,一年一度的注考逐渐演变成颇具影响的执业资格考试。1995年起,《税法》从原《经济法》剥离独立,注考5科奠基。1998年开始,试题难度全面升级,计算量大增,跨章节、跨教材的题目出现。自2004年以后,试题难度趋向稳定,单科通过率通常是百分之十几。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伴随着深、沪上市公司的迅速增加,市场经济的高歌猛进,注册会计师的需求量日增,名声也大振,相应地,注考热也迅速升温。“考注会”一度成为青年人有追求、有理想的代名词,1999年就有45万人报名、26万人参试,之后报考人数一路攀升。2003年颠峰时期,报名者68万人,37万人赴考场。此后从2004年~2008年,注考每年稳定保持50万的报考人数。

大浪淘沙,注考开考以来的600多万报考大军里,成功者固然不少,赶潮儿更多,尤以在校生、社会上的人员居多。前者旨在加重就业筹码,后者则为晋升、转岗、再就业而忙碌。于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一大批人围绕注考转,起早贪黑,夙夜难眠,以青春、时间、金钱作代价,苦心修炼。教材翻了一遍又一遍,辅导书买了一本又一本,模拟题做了一套又一套,培训班上了一个又一个……几经挣扎与拼搏,最终多数人垂头丧气,在怅然、失落中告别注考。

本质上,注考不过就是一种执业资格考试而已,却被人为地寄托了太多的意义。客观地讲,注考既然是种考试,当然也摆脱不掉这种大规模检测方式的利弊。优点是为有志于斯的人才提供一条相对公平的竞争途径。缺点是应试教育的特征明显:尽管各科试题不断花样翻新,重点难点一般就是那些内容,实务中往往并不多见。各科目理论成分偏重,实务和执业能力关注不够。特别是几乎不涉及与执业紧密相连的计算机信息技术,考生为应付考试,几乎不听不闻有关机械、建筑、电力等领域的基本训练,这样一来,在执业中就很难对客户公司的整体层面做准确判断。

可以肯定的是,十几年来的注考的确为我国注会行业培养、储备了大量人才,不过该考试也催生了部分高分低能人。某些能够顺利过关者,实际工作表现并不尽如人意。相反,有些优秀的会计实务人员反倒无法通过注考。

迄今为止,全国通过注考的人员累计14万多人,其中仅有不足一半的人加入执业注册会计师队伍,隐隐表明注会的真实生存状况,绝非圈外人想象的那样风光无限。当然,大中型事务所的合伙人、骨干的收入、地位确实让人艳羡,但是,大多数执业注册会计师则只不过是普通劳动者,个人收入也并不高。

2008年注考已经过去,“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对于旧考试规则下有及格科目的考生而言,2009年或许是最后一次机会。而为他们的努力而喝彩,为他们的成功喝彩!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