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财经信息正文
 

攻坚关键领域 成都破题农村金融改革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发布时间:2015-10-20  作者:李秀中   编辑:还津蕴

打印   RSS 字号:|| 

相关专题:财税体制改革

9月正是水稻收割的季节,但是连续的阴雨天气却让农业经营者为如何快速将其烘干、仓储而发愁。成都崇州市隆兴镇青桥土地股份合作社烘储中心解决了经营者的后顾之忧:新建的大型烘干设备正在24小时运转。

不仅如此,他们还看到另外一项商机。“天气不好,粮食容易发霉,其他合作社仓储空间不够,而国家粮食收购价现在还没有出来,我们还有仓储空间收购粮食,到国家粮食收购价出来再卖给粮库,每吨可以赚100元。”青桥合作社理事长罗巡虎说。

而收购粮食的资金,罗巡虎早已落实。今年5月15日,青桥土地股份合作社以合作社1300亩农村土地的经营权为抵押,从崇州市上银村镇银行获得80万元贷款。这让罗巡虎很兴奋,“以前向银行贷款没有抵押的东西,农村的房子也不怎么值钱。”

当天,崇州市另一家稻香土地股份合作社也获得50万元的贷款,这是该合作社首次进行农村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另外,还有两笔林木竹果经营权贷款,共计50万元。这些贷款还款期限为1年。

以农村土地经营权、林木等作为抵押物向银行获得贷款,是成都农村金融改革进展的一个缩影。今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将成都确立为全国唯一的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验区,并与国家发改委、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四川省政府等制定印发了《成都市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点方案》,成都将承担创新农村多元化的财产权抵(质)押方式等19项金融改革任务。

央行认为,成都是全国首批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按照国务院批复的总体方案,在建立农村产权制度、城乡统一的公共服务制度以及探索城乡一体化的金融改革发展等方面积极探索,成效较为显著。

近年来,成都市不断深化统筹城乡改革发展,在对农村产权进行确权颁证的基础上,建立了农村产权流转交易体系,积极推进城乡生产要素自由流动,为农村产权抵押融资创造了条件,有力地促进了农村金融改革。

改革使命

长期以来,农村承包土地、农村房屋、宅基地等农村产权受到诸多限制。比如,现行的《物权法》和《担保法》都明确规定耕地、宅基地、自留地、自留山等集体所有的土地使用权不得抵押。这极大地影响了农村金融的发展。

面对这些情况,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在坚持和完善最严格的耕地保护制度前提下,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

在去年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表示,要在坚持农村土地集体所有的前提下,促使承包权和经营权分离,形成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经营权流转的格局。

随后出台的《关于引导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确立了“三权分置”的原则。并提出“按照全国统一安排,稳步推进土地经营权抵押、担保试点,研究制定统一规范的实施办法,探索建立抵押资产处置机制”。

三农问题专家、四川省社科院副院长郭晓鸣认为,“农村土地三权分置为今后土地流转过程中更多的制度创新提供了空间,同时也为现在探索的经营权抵押、担保、融资提供政策基础。”

事实上,崇州市推行的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首先建立在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离”基础上。为成功获得贷款,合作社必须先向崇州市农发局申请办理《土地经营权证》。此外,符合一定条件的土地流转业主也能申请此类贷款。

土地经营权的指导价格,是银行确定放款额度的重要参考指标,现阶段由当地政府部门和相关专业人员组成产权评审机构每年发布一次。崇州市委统筹委主任李世清介绍,在条件成熟后,指导价格将通过公开招标社会专业评估机构发布。

不仅如此,今年年初,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在33个试点县(市、区)行政区域暂时停止土地管理法、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关于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不得出让等的规定,允许存量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租赁、入股。这为农村产权抵押试点的法律破冰提供契机。

央行提出,当前,我国城乡一体化发展正处于关键期,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快速发展,对同步推进农业现代化的要求更为紧迫,成都市统筹城乡改革也处于深化期。在成都实施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对探索符合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要求的金融改革创新,强化农村金融在农业增效、农村发展、农民增收中的积极作用将起到重要的示范带动效应。

成都在路上

其实,作为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成都在农村金融改革方面已经取得丰富成果,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成都市金融办银行与保险处副处长曹雪飞介绍说,成都农村房屋、农村土地经营权、农村集体土地使用权、林权四权抵押已经累计融资120亿元,成都也是全国首个同时开展四权抵押的地区。

而这源于成都统筹城乡改革所创造的基础条件。金融资源进农村,金融市场要有基础,成都统筹城乡改革试验为确权颁证、股份量化奠定了很好的市场基础;建立了农村产权市场、金融仲裁院、农村产权仲裁院,为农村金融资源进入创造了条件。

不仅如此,成都的系统改革也为农村金融改革完善了配套条件。正如前述土地承担着农民社会保障的功能,成都大力推进户籍制度改革,建立城乡统一的社会基本保险制度和保障性住房制度,以托底政策解决对失地、失房的担忧。

而且成都还对改革试验建立了“风险控制阀”——设立农村产权抵押融资风险基金。风险基金每年的筹集规模按照上年度农村产权融资贷款余额的6%计算确定,由市县两级财政资金筹集,市级按照上年度全市贷款余额的2%筹集,区县则按本级上年度的贷款余额的4%筹集。

目前,该风险基金市级资金已经达6000万元。该风险基金实施细则明确,以农村房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花卉苗木(不含林权)和农业设施(不含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为抵押物,向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机构申请融资的,由风险基金收购到期未清偿债务,并进行风险分担。

成都市郫县青杠树村的新居已经落成,经过土地综合整治之后,青杠树村面貌焕然一新,成为保持川西田园风貌又兼具现代化设施的新型农村社区。青杠树村也在朝着4A景区去打造。这个投资规模1.8亿元的新村,其中就是用建设用地抵押贷款了6000多万元。

青杠树村委会主任钟家旭介绍说,原来全村有500多亩的集体建设用地,修集中居住区用了200多亩,节余的就还耕复垦。利用郫县作为全国33个试点地区之一的有利条件,可以推出节余的269亩集体建设用地入市交易,因此青杠树村利用这个节余土地向银行抵押贷款建设新村。

这些改革举措也促使金融机构投入其中。成都农商银行就积极运用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成果,以农村土地综合整治项目为基础,解决土地整理、农村新居建设、产村相融资金需求的整县推进金融服务模式,其融资路径则是以农村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进行抵押获得贷款。

成都农商银行运用该模式支持了郫县安龙村、青杠树村、温江幸福田园等项目,共发放该类贷款约8亿元,目前这些项目已成为展示成都市新农村建设的示范窗口。截至2014年6月末,成都农商银行发放农村产权抵押贷款共计36.15亿元。

对于风险的最终释放,成都也有明确的规定。在前述崇州的抵押贷款案例中,崇州市政府将与银行按照8∶2的比例进行风险共担。“启动风险金还款后,抵押的农村土地经营权将通过产权交易平台寻找新的合适的经营业主。”李世清说。

未来的方向

“基于成都统筹城乡发展的情况,去年年初,省上就组织我们申请,今年2月正式向央行提出申请(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试验区)。”曹雪飞称,目前在已经批复设立的金融改革试验区中,以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为主题的地区只有成都。

央行认为,成都市的农村金融服务综合改革不仅对成都市统筹城乡发展是一个难得机遇,也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加大农村金融改革创新力度部署的重要措施,对激发农村金融市场活力、提升农村金融服务水平,努力寻求金融在促进土地经营权流转、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等农村改革重点领域新的突破,基本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具有重要的探索意义。

《改革试点方案》出台过程中,央行会同有关部门充分研究,并结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的精神和新形势下成都市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的发展实际,制定了完善金融组织体系、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培育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大力推动农村信用体系、健全配套政策措施五个方面的十九项金融改革任务。

试点方案确定的主要目标是,力争到2020年,建立较为完备的农村金融服务体制机制,在关键领域、重点环节取得重大突破,率先形成推动新型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发展的金融支撑体系,基本实现城乡金融服务均等化。

“根据五个方面十九项改革任务,我们又逐条细化70多条工作任务,现在实施细则正在审议,即将出台。”曹雪飞说。

《改革试点方案》提出,支持和鼓励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和符合准入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或参与发起设立服务“三农”的中小型民营银行、村镇银行和金融租赁公司,优先引入和培育本地优质企业和种养大户投资入股。

在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方面,提出发展农业设施抵押贷款,开展农业设备、农作物、农产品(000061)等农村动产抵(质)押贷款等;提出推动运用债务融资工具、资产支持证券等拓宽“三农”融资渠道;逐步将林地使用权、林木使用权、承包土地的经营权、农村集体资产股权及已确权的农业设施的转让、出租、入股、抵押等纳入一体化的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全面提升农村金融的供给和服务水平。

罗巡虎说,“今年第一年收粮,还未敞开收,按照仓库容量,收满需要200多万元,而且还准备发展粮食加工业务,因此,以后还会有进一步融资需求,不过不用担心,可以用价值600多万元的烘干设备抵押融资。”

根据实际情况,成都在推进四权抵押融资之外,正在对大棚、机械设备等具有固定资产性质的农业设施按申请确权颁证,然后进行抵押融资,而且基于成都花卉苗木产业,还可以用花卉苗木作为抵押物。

财税体制改革

 

延伸阅读:

  • 国务院部署发展农村电商 未来投1400亿
  • 农村急需独立专业的资产评估机构
  • 宝鸡:农村财务审计“自己审自己”
  • 更多关于 成都 农村 农村金融 农村金融改革 的新闻 关于 成都 农村 农村金融 农村金融改革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