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税务资讯正文
 

刘尚希:税费只占综合成本6%固耗占80%

来源: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2017-02-23  作者:刘尚希   编辑:无忧草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中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认为,社会热议的税费成本只占企业综合成本6%左右,而困扰企业的固耗成本则占综合成本80%。

国财政科学院院长刘尚希今日在“首届中国企业改革发展论坛”称,据调成,我国企业的成本结构不合理问题突出。但令人难以想到的是,社会热议的税费成本只占企业综合成本的6%左右,而困扰企业的固耗成本则占了综合成本的80%。

刘尚希认为,人力资本、环境成本和研发资本长远来看不具有可降低的趋势。因此,若想降低企业成本,必须从制度性成本入手,这涉及到一系列的体制机制的改革。

以下为演讲实录: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非常高兴来参加这个论坛,特别感谢国资委邀请我来给我一个发言的机会。我讲的内容是降成本。当前的主线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围绕这条主线,要有力地推进“三去一降一补”,其中“降”就是降成本。

怎么样降成本?我们财科院去年4月份的时候在全国做了一个调研,我们是线上线下结合起来,线下调研就是实地考察,线上调研就是通过网络问卷,有效问卷7000多份。从这份调研中我们感觉到收获还是挺大的,从这份调研的结论来看,我们得出了一些数据分析,给我们的感觉是当前成本的问题主要是成本的结构不合理的问题。

成本结构不合理表现在哪呢?表现在固耗成本占比非常高,在社会上炒得很热的那些问题其实在综合成本里面占比并不是很高。从我们调查的样本企业来看,固耗成本占综合成本的80%多,而其他的只有百分之十几。前不久媒体广为关注的税费的问题,在我们的样本调查数据中只占综合成本的6%左右,这跟我们的感受是不一样的,当然我们的样本并不是足够大,只有七八千家,可能代表性还不是很强。但是也能说明一点问题,这个成本结构,固耗成本占80%多,其实从这一点大家可以感觉出来,这意味着我们企业的附加值是非常低的,固耗成本带来的是转移价值,这从政治经济学里、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就可以得到一个清晰的结论,要有更高的附加值就是要有更高的利润,就要靠级差的成本,也可以说是活成本,可以有更高的增值力的成本,只有这种成本才能提升企业的附加值。

如果是固耗成本占得很高,从这点来看,说明我们的效率低。刚才李扬同志做了很好的分析,他已经清楚地揭示了这个问题,想降成本,我们传统的概念好像成本就是一个负担,成本是越低越好,从核算的角度来说,这是对的,从管理的角度来说也有道理。但是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它不一定完全对。

企业的利润从哪里来的?没有成本怎么会有利润呢?利润实际上就是成本转换、增值的结果。问题在于你是什么样的成本投入,这决定了你的增值率,也决定了你的利润率和竞争力。所以怎么样去优化成本结构是我们当前要迫切解决的问题,不仅仅是降成本,不是单纯的减缓,从我们国家现有的发展阶段来看,要搞清楚哪些成本是能降的,哪些成本是不能降的,这要从整体来把握。

我们发展到这个阶段,哪些成本从趋势上看是不能降的?它只会升,有哪些呢?第一项就是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成本,老年人口越来越多,养老的成本靠全社会来分担,最后就要落到企业身上,老龄化的趋势在加快,我们未富先老,意味着在这方面的社会成本在不断地加大。我们可以阶段性的降低,但从趋势来看是很难的。

第二是工业化带来的环境成本,我们过去的环境成本是外部化的,让大自然去承受了,让社会来分担了。随着环境的恶化,越来越要求企业去承担这个成本,也就是环境成本内部化,随着环境成本内部化的要求越来越严格,很显然,对任何一个企业来说这样的成本只会增加,不会减少。

过去我们是一种粗放式的发展,但是现在我们要求是有质量的发展,环境成本的内部化导致经济的成本就会上升。还有我们的人工成本基本趋势也是上升的,新的发展理念的重要一条就是发展成果要共享,工资有的水涨船高,而且在人口老龄化的背景下,工资水平至少要与经济增长保持协调同步。就这点来看我们很难通过降低工资来降低人工成本。当然,企业在用人上如果有自主权可以优化用人的结构,避免一个人该干的活让三个人去干,这当然就涉及到体制问题。这对私营企业来说应当问题不大,但是对国有企业来说会不会一个人干的活三个人甚至五个人来干?这就涉及到刚才谈到的企业制度改革的问题。所以我们到了这个阶段要让老百姓(45.470,0.58,1.29%)去分享发展的成果,居民的收入水平在不断提升,再加上老龄化的背景,我们过去所说的人口红利逐渐已经消耗完毕,所以我们不能指望在这方面降低多大的成本,风险太大。

除了这个还有一个是从趋势上看要加大的,那就是研发成本。我们过去是不敢研发,是模仿,现在呢?必须加大研发的投入,要自主创新。在工艺上、技术上、产品上只有创新才能提升附加值提高竞争力。所以研发成本上升也是一个基本趋势,我们不能为了降成本把研发的投入都砍掉,那样的话发展就没有前途、没有后劲。而且从现有的企业来看,凡是研发成本占比比较高的,一般附加值都是比较高的,它的竞争力也是比较强的。也就是意味着在人力上的资本可能会越来越多,研发主要靠人,甚至要高薪聘请,在这种情况下研发成本也会表现为用人的成本。

从我们这个阶段来看,我们认为上述这些成本是没法降的,有的是阶段性的可以下降,但基本趋势是只会上升。那么哪些成本是可以降的呢?我认为就是制度性的成本,这就要通过体制性的改革才能去解决。制度性的成本就涉及到一系列的体制机制的改革问题,比如说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那就涉及到金融体制的改革;比如说财税的问题,涉及到财税体制的改革;比如说养老的问题,涉及到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我们在调查中发现,电力价格各个地方是不一样的,而且带有明显的垄断性,电力体制改革的问题等等,这些实际上都需要通过改革才能解决。

其实还有一个刚才谈到的人的问题,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受制于我们现有的社会身份的限制。这就造成了有体制内、体制外的问题,有本地人和外地人的问题,这些身份社会造成的政策不平等会妨碍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实际上也造成了人力资本提升的障碍,企业在招聘人的时候就会遇到更高的成本。这些问题都是要通过改革才能去解决的,我想最根本的出路降成本必须是改革,当然我们现在还在做的是简政放权,制度类的交易性成本有所降低,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真正地全面解决。所以我想降成本必须从政府层面看,就是推动体制机制的转换;从企业层面看就是提升管理的能力和水平,改变我们的经营模式,从而优化我们的成本结构,让我们的成本有高的转化力和增值力,这样成本就不是一个负担,而是变成了利润的来源。

过去长期以来我们把成本简单化地认为只是一个负担,现在看起来这是不全面的,关键是成本要有效,我们是无效成本太高,它不能带来增值,这就是我们的问题所在。所以降成本不是一个简单的减法,它实际上有除法也有乘法,恐怕要从整体的角度来推动降成本。只有这样整个企业的发展、中国的发展才有真正的竞争力,我们才能避免各项成本增高的时候竞争力下降,才能真正消化我们现有的这些成本。我想这就是我们降成本真正的内涵。意见不成熟,供大家参考。谢谢。

延伸阅读:

  • 《企业所得税法》修正草案未做税率调整
  • 高培勇:五千亿元赤字倒逼房产税开征
  • 住建部:房地产税有关部门正在开展工作
  • 更多关于 税费 成本 刘尚希 的新闻 关于 税费 成本 刘尚希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