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刊精选】职业使命感

来源:澳洲IPA 时间:2018-01-19 作者:澳洲IPA编辑:无忧草
打印 RSS |
导读:一般来说,会计师参与专业性培训计划时,并不包括任何与心理咨询或处理某位个人心理健康风险问题相关的内容。

卡塔琳娜:对于没有营销团队支撑的小企业来说,参与企业社会责任CSR)活动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企业社会责任对IPA有何意义?如何使员工理解其意义并落实到实处?

安德鲁:从组织或者是职业的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各类专业人员都有义务传播知识,造福社会。

传授知识时既可以视情况收取一定费用,也可以免费或无偿地进行知识传授。在当今时代背景下,这一行为充分体现了专业人士的价值与成就。

我们认为,在会计行业,最重要的就是要确保会计师感到自在舒适,让他们有机会提供服务、传授知识,尤其是向社区组织,或者向那些没能吸引和留住人才的机构讲授经验。

在我们自己的组织中,我们就已看到有成员采取类似的行动。可以回顾一下黑色星期六的那场林区火灾,当时有数百名会计师联名表示:“我们希望能为受到林区火灾影响的小企业尽一份绵薄之力。”他们正在帮助那些企业重回正轨、恢复正常生产,一些企业财产蒙受巨大损失,想要进入清盘倒闭程序,我们的成员也对此不遗余力进行协助。企业迅速倒闭的连锁反应难以估量,这种情况下,合规性可能是人们最不愿意去考虑的事情,但从社区的角度来看,解决这些问题刻不容缓。

我们的一些会计师挺身而出并呼吁:“我们义不容辞,理当提供帮助”,他们向受影响的企业提供了基本的会计和专业服务。

通过此类活动以及与昆士兰州洪灾类似的情况,我们逐渐明白,我们的成员所能发挥的作用远远超过传统的客户—顾问关系。我们最初与其他两个会计机构合作,鼓励更多的澳大利亚原住民进入会计行业。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过程,现在我们已经摆脱了把精力集中在诸如微型委员会这样的事情上,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安排两到三名有经验的会计师组成一个社区组织的微型委员会。在这方面我们又在西澳大利亚地区取得了一些成功,为原住民土地委员会提供了公司管理方式和应履义务两方面的帮助。

总而言之,不妨退后一步、坦然处之,深入思考会计师在企业社会责任中的作用是什么。我们认为,答案就是运用您的知识,发挥作用,造福社区。

卡塔琳娜:对会计师来说,明白企业社会责任也有实实在在的好处是至关重要的,对于那些具有底线意识的企业来说,这一点尤为重要。那么,IPA会员的商业利益从何体现出来呢?

安德鲁:像所有会计师一样,他们会坐下来冷静思考,为自己的企业应对特定情况列出一份清单,权衡各种方案的利弊。我不妨大胆猜测,几乎在任何情况下,当你审视一个较多涉及公益活动或企业社会责任型活动的提案时,十有八九都是利远大于弊。

我会对会员说,你不做这件事的理由是什么?如果你不参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或者不利用你自己的组织在企业社会责任领树立形象的理由是要花费时间和金钱,那么不妨用更为简单直接的方式进行评估——你是否正在帮助那些迫切需要帮助的人。你可以管理好时间并管理好资金,我坚信,无论是通过声誉、关系还是客户收益,你的付出总会有一些实实在在的回报。

例如,如果你帮助一个慈善机构顺利起步,那么你这个会计师就会成为他们的掌舵者,不让其偏离正轨,而且,这些业务很可能转变为一种付费业务。另外,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它给了你一个机遇,能够检验你在人际交流方面的知识和技能,从而让企业正常运营下去。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我们也看好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从业人员。如果您因为参与企业社会责任活动而无法参加我们的活动,我们会从CPD信用的角度对此表示赞赏,以确保从业人员知道他们的时间不会白白浪费。

卡塔琳娜: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会员们对IPA有什么期待?你们在心理健康研究方面的举措进展如何?

安德鲁:从我们在全国各地小企业的巡回宣传情况可以看出,我们收到的反馈意见令人振奋。通常情况下,你可以预想到这样的一个场景:一群小企业主和会计师围坐在一起抱怨税收问题。这些巡回宣传确实出现了这种情况。

最重要的是,真正体会到我们关注心理健康这条路是走对了。小企业的心理健康问题如同流行病一般日益凸显,泛滥成灾。

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这一点: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在小企业环境下谈论心理健康和福祉,这绝非是所谓软弱的表现。这是心理健康议程已在全国范围内蔓延的征候。作为一个国家,我们不再觉得心理健康有什么难于启齿,正在越来越多地谈论这个问题,并且应该专门面向小企业延伸。

我们正在全力推进小企业的心理健康问题,我们即将启动一项针对小企业心理健康的针对性计划。我们最初的调查结果显示,起初约90%的小企业主作出回应,表示聘请会计师大大缓解了他们的焦虑和抑郁情绪。我们希望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解决更多小企业主的心理健康问题。

一般来说,会计师参与专业性培训计划时,并不包括任何与心理咨询或处理某位个人心理健康风险问题相关的内容。因此,我们将这些内容纳入到我们的MBA培训计划中,其中将包括这两个单元:如何管理和识别处于心理健康风险之中的人士,以及可用于解决这些相关人士困扰的途径。

我经常分享一些东西,旨在强调这项工作的重要性,有些会员告诉我们,一些客户走进他们事务所的大门,这些客户都是一些正在积极反思自身生活的小企业主。我们有位成员不得不把一位客户送到医院进行诊疗。

还有一位会员说解决小企业主的心理健康问题实在太难了,我跟这位会员私下进行了交流。他想跟我聊聊,我就给了他一个电话。在跟他进行了六次沟通后,我得注意言辞,因为他实在太过于情绪化了。后来他给我发短信说:“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想退出。”这跟他的会员身份没有关系,他在澳大利亚税务局有些枝枝节节的问题。我们一直在努力与他重新取得联系,但他行踪不定,联系时断时续。

这些问题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们没有理由去回避。我认为,无论是从企业社会责任的角度来看,还是从IPA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是我们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最为关注的焦点。有人向我们提出说,小企业主和会计师都说得够多了,让我们把这些问题公之于众,希望在有人对企业感到过于悲观失望并想让企业倒闭的节骨眼上能提供一些帮助,让他打消这一念头。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企业的倒闭都绝对是一场灾难。我们要从社会政策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并且我们终究会找到真正的解决之道。

原载自澳大利亚公共会计师协会《公共会计师》(Publicaccountants)2017年10-11月刊,第10-14页,《公共会计师》数码http://pubacct.org.au/.

分享到:

沪公网安备 310118020010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