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国内行业资讯正文
 

被诉赔偿3100万,致同胜诉

来源:会计雅苑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2018-05-13  作者:会计雅苑   编辑:cljmy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浙江正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中山久丰股权投资中心诉致同会计所侵权案二审判决。驳回原告“撤销一审判决,判决致同会计所赔偿损失人民币1500万元、1600万元”的上诉,维持原判。

中国裁判文书网2018年5月11日公布两项判决书,分别为《浙江正茂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中山久丰股权投资中心、致同会计师事务所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判决书主要内容摘录如下:

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判决致同会计所赔偿因其侵权行为给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造成的损失人民币1500万元、1600万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全部由致同会计所承担。

(一)事实和理由:一、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合理信赖并主要参考致同会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作出投资决策,属于审计报告的利害关系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二)事实分析。1.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系以审计报告作为基础,最终决策确定与被审计单位进行投资交易。(1)本次投资交易中,不存在其他审计单位作出的审计报告,全体投资人均使用致同会计所作出的审计报告。无论是广州越秀企业,还是中山久丰中心和浙江正茂公司,均没有委托其他单位单独就本次交易进行审计,而是基于合理信赖并直接使用致同会计所作出的审计报告。(2)作为本次投资的主投方,广州越秀企业的正式协商谈判、签署投资合同、履行投资义务等重大投资行为均发生在取得致同会计所的审计报告之后。(3)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作为独立的投资人,作出决策、实施本次交易,均是在获得致同会计所的审计报告之后,是以该审计报告作为投资交易的财务审计基础。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在进行决策时已经取得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2011年度审计报告并以此作为决策的依据和健盛公司财务数据真实的信用背书。2.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在对健盛公司进行投资过程中产生的投资损失,直接原因是健盛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的财务数据造假、虚假陈述以及故意隐瞒巨额对外担保的事实,而致同会计所作为具有证券资质的专业审计机构,在健盛公司申请上市发行的过程中为健盛公司提供全程的审计服务,对健盛公司的上述行为不仅没有及时发现和披露,而且还通过出具无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进行信用背书。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在取得该审计报告后,将审计报告中所确认的数据和无保留意见作为投资建议书的内容提交给了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的投资决策机构,对于该审计报告的使用和合理信赖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在庭审过程中,致同会计所仅提交了一小部分审计底稿而非全部底稿资料作为证据,并且致同会计所没有提交相应的执业准则、规则。由于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并非专业的审计机构,对于致同会计所提交底稿资料的完整性及是否违反审计程序等专业性问题无法发表意见,所以在庭审时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已向一审法院申请要求第三方审计机构对致同会计所提交的底稿资料是否符合相应执业准则和规则、以及诚实公允的原则进行司法鉴定,并推荐了两家鉴定机构。但一审法院最终未能确定鉴定机构,并依职权终止了鉴定程序。

一审在认定审计报告不实的过程中,错误理解和适用司法解释,导致事实认定错误。一审判决一方面认为审计报告真实与否应当由法定的审计程序来加以比较衡量,不能仅以审计报告与实际结果是否有出入来加以衡量,另一方面又依职权终止了鉴定程序,要求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就致同会计所是否依据执业准则和规则、以及诚实公允的原则从事审计活动这一专业性问题承担证明责任,根本是强人所难,是对审计活动侵权案件中举证责任分配的错误理解和适用。致同会计所提交的涉诉情况汇总表是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查询所得,并非在对健盛公司进行审计过程中所取得。而其提交的企业信用报告虽为审计过程取得,但查询日期晚于审计报告出具的日期,并且该企业信用报告也为审计底稿的一部分,只能证明致同会计所曾采取调取信用报告的方式审查健盛公司的对外担保情况,这一审计方法是否符合审计规则、准则以及诚实公允原则,均属于专业性技术问题,需要通过第三方鉴定机构进行认定。

致同会计所辩称:

一、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没有证据证明其合理信赖或使用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不属于《最高法院关于审理涉及会计师事务所在审计业务活动中民事侵权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的利害关系人。1.本案中,广州越秀企业为主投机构,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为跟投机构,广州越秀企业没有对其与致同会计所的一审判决上诉,该判决书巳经生效。作为主投机构,广州越秀企业依赖于自己的尽职调查、健盛公司的财务报表、对市场的预期和判断等,作出了投资决策,没有使用致同会计所出具的健盛公司2011年度审计报告,该事实已被生效的(2015)梅民初字第1487号民事判决书确认。2.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作为跟投机构,决定与主投机构广州越秀企业共同对健盛公司进行投资,是参考了主投机构的尽职调查结果及投资可行性分析报告,不存在单独参考审计报告进行投资的可能性和合理性。根据广州越秀企业一审中提交的《健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尽职调查报告》、《健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可行性报告》及《广州越秀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第六次投资决策委员会会议决议》等证据可以看出,广州越秀企业早在审计报告出具前,巳经完成对健盛公司的尽职调查报告,分别于2012年4月、2012年5月出具了相应的尽职调查报告、可行性分析报告,并最终于2012年5月17日通过《投委会决议》,决定对健盛公司进行投资。浙江正茂公司作为跟投机构,虽然形式上是独立的投资人,但并未独立进行尽职调查,其投资依据是广州越秀企业的尽职调查报告、投资可行性分析报告及投资决议,而广州越秀企业的投资依据是其自身尽职调查和可行性分析的结果,在审计报告出具前就巳经完成了对健盛公司的投资决定。3.广州越秀企业根据尽职调查报告、可行性分析报告的基础上认定健盛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发展前景巨大,具备投资的可行性后,决定对健盛公司进行投资,与审计报告无关。

综上,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并非因对致同会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产生合理信赖而决定对健盛公司进行投资,其投资行为是合理信赖广州越秀企业的投资可行性分析报告和投资决定。因此,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不是致同会计所从事审计业务活动中的利害关系人。

二、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不具有合理信赖或使用审计报告的事实和法律依据。1.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是专业的投资机构,具有股权投资的专业素质和专业技能,作为本次投资的跟投机构,其合理信赖的是主投方广州越秀企业的投资决策和投资行为。2.涉案审计报告既不是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委托致同会计所出具的专门用于投资的专项审计报告,也不属于根据法律规定向社会不特定人群公开使用的法定情形,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所称“合理信赖”或使用审计报告不具有事实和法律基础。3.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向健盛公司进行投资时,即便存在审计报告,也不一定是审计报告的使用人、利害关系人。4.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投资决策是由投委会根据尽职调查报告和可行性分析报告作出决定的,而签署合同是对投资决策的执行,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有意混淆了投资决策与签署合同两个概念。

除此之外,并未提交其他任何证据证明其如何参考审计报告,使用了审计报告的哪些内容,进而决定对健盛公司进行投资。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无法证明其合理信赖或使用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2.一审提交了《诸暨市公安局店口派出所于2013年10月10日询问笔录》及(2014)三民初字第64号民事判决书,证明因为审计报告中披露的数据与健盛公司法定代表人描述的数据不一致,故审计报告为不实报告。健盛公司法定代表人颜耀军所述数据口径与审计报告所附财务报表口径不同,不能据此认定审计报告所附财务报表存在虚假记载。浙江正茂公司提交的上述证据不能证明涉案审计报告中存在与客观情况不符的事实,没有任何第三方证据证明涉案审计报告为不实报告。致同会计所在一审中已提交了审计工作底稿、企业信用报告、涉诉情况汇总表等证据,证明致同会计所在审计过程中履行了必要的审计程序,根据巳获取的审计证据,遵循审计准则出具了相应的审计报告,致同会计所审计行为不存在过错,出具的审计报告不是不实报告。根据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浙江正茂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审理过程中,经双方当事人协商,一审法院确定由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北京正华会计师事务所(普通合伙)对涉案审计报告的真实性、因果关系及致同会计所过错等事项进行鉴定,两家会计师事务所均不接受鉴定。

一审法院对于当事人有争议的事实,认定如下:(一)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的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审计报告是否为不实报告。一审法院认为,根据容许性危险与违法阻却理论,如果会计师事务所保持必要的职业谨慎,严格遵守执业准则和规则即“执业准则”,但仍未能揭示被审计事项中的个别错弊,即属于审计活动的固有风险。因此,审计报告真实与否,应由法定的审计程序来加以比较衡量,而不能以审计报告与实际结果是否有出入来加以衡量。被审计单位故意隐瞒的行为,主要涉及被审计单位的会计责任,无法作为致同会计所承担审计责任的直接证据,且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亦无举证证明致同会计所存在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的被审计单位与会计师事务所共同故意出具不实报告的情形,因此,致同会计所并不因健盛公司故意隐瞒行为对浙江正茂公司承担审计责任。相反,致同会计所为证明其严格恪守执业准则,尽到必要的职业谨慎,提交了涉诉情况汇总表及企业信用报告(贷款卡信息),以证明其出具审计报告时已查询健盛公司的涉诉情况,健盛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并无涉诉。

综上,一审法院认为,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诉请的与健盛公司交易发生的损失与致同会计所出具的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健盛公司二○一一年度审计报告并无因果关系,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涉案审计报告为不实报告。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要求致同会计所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本院认为,2012年5月5日,致同会计所(原单位名称为:京都天华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具编号为京都天华审字(2012)第1327号健盛公司2011年度的审计报告系致同会计所接受健盛公司委托对健盛公司2011年的财务状况进行年度审计的。根据健盛公司与致同会计所签订的《审计业务约定书》约定,该审计报告主要用于健盛公司2011年度所得税汇算清缴;致同会计所在审计过程中取得的审计资料主要来源于健盛公司提供的全部会计资料和其他有关资料,并对健盛公司的银行贷款、对外担保及诉讼情况进行了审查。因此,该审计报告不是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委托致同会计所出具用于投资决策的专项审计报告。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也是广州越秀企业的跟投机构,在与健盛公司签署《增资协议书》和注入投资资金前,对健盛公司进行的尽职调查和投资决策分析过程中是否单独参考或主要参考并使用了致同会计所出具的涉案审计报告,根据浙江正茂公司提供的有关电子邮件材料显示,涉案审计报告系广州越秀企业的项目负责人方晟任于2012年5月29日从对健盛公司进行上市辅导的主办券商国金证券投资银行部项目经理周华处取得的,而浙江正茂公司何时取得涉案审计报告并没有材料证实,也没有证据证明涉案审计报告系由健盛公司或者致同会计所直接向浙江正茂公司提供的。

综上所述,浙江正茂公司、中山久丰中心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11800元,由上诉人浙江正茂、中山久丰中心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更多关于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 的新闻 关于 致同会计师事务所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爱享最新资料下载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