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国内行业资讯正文
 

安踏一年来遭3次做空 浑水直指操纵财报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发布时间:2019-07-10  作者:张潇尹   编辑:还津蕴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事实上,此次沽空报告的发布距离安踏上次被沽空还不到两个月。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遭到3次做空,安踏为何频繁被沽空机构“盯”上?

安踏体育(02020,HK)再遭做空,7月8日跌7.32%。

7月8日,知名做空机构Muddy Waters Research(以下简称浑水)发布报告《ANTA Part I:Turds in the Punchbowl》。

浑水在报告中表示,投资者不能依赖安踏体育的财务状况,因为安踏体育之所以能实现行业领先的营业利润率,并不是因为它的经营状况非常好,而是它利用许多秘密控制的一级分销商,欺骗性地提高了利润率。

浑水直称欺诈

浑水在报告中表示,有确凿证据表明安踏秘密控制着一定数量的经销商。在报告中,浑水提供了文件证据以证明安踏秘密控制27家经销商。其中至少25家是一级经销商。这些被秘密控制的经销商大约占据了安踏品牌70%左右的零售额。

浑水进一步指出,安踏的一级经销商并非独立的第三方。“事实上,安踏的高管都知道其通过代理所有者(proxy owners)对一级经销商的控制,然而,所谓的‘独立分销商’是一种假象,安踏的高管通常将其称为‘子公司’。我们认为安踏控制这些子公司是为了操纵其财报。”浑水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浑水的上述报告分为“欺诈行为如何进行”“秘密控制经销商”和“附录”三个部分,其中包含大量采访摘录、书面记录及原始访谈记录。

那么,浑水所谓的“欺诈行为”指的是什么?报告指出,安踏制造出独立经销商的假象,而这种手段主要通过一家名为“晋江韵动商务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江韵动)得以实现。启信宝信息显示,晋江韵动成立于2008年3月,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彭清云,彭清云持有公司100%股权,公司总经理为王华友。

浑水的报告称:“所谓的经销商只不过安踏公司董事长丁世忠的代理人,晋江韵动虽然名义上归彭清云所有,但彭是丁世忠的代理人,而晋江韵动的总经理王华友同时也担任安踏的高级执行官,晋江韵动控制着安踏的许多一级经销商。安踏高管常将这种安排称为‘左右手关系’,其中,上市公司安踏是‘右手’,经销商则是‘左手’。”

对此,时尚资讯机构No agency创始人唐小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道:“如果上述报告指出的问题属实,那么安踏公司就存在欺诈。因为独立第三方和子公司存在明显区别,且浑水指控70%~80%的安踏品牌收入来自其所控制的一级经销商,若这一情况属实,安踏理应披露各公司占比及公司或大股东在经销商子公司的持股情况。”

不过,在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看来,安踏的上述模式无可厚非:“经销商相当于是安踏自己的关联公司,同时由丁世忠家族成员控股,只不过没有在上市公司的层面体现出来,说白了这就是一种商业模式福建的很多鞋服公司也是这种模式。”

至于安踏上市公司是否借此抬高利润率,程伟雄认为目前无从考证,但不排除该种商业模式下存在关联交易

从浑水的做空报告标题来看,其做空安踏的报告可能不止这一份,其在报告开头称,这仅是“一系列证明安踏欺诈的第一个报告”。

安踏屡遭做空

截至《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稿时,安踏尚未发布针对上述报告的具体声明。不过,安踏体育7月8日午间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在当日下午1时起已暂停买卖,并称浑水公司的报告载有不实及有误导成分资料,将以公告回应澄清。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安踏体育7月8日午间收盘报51.25港元/股,跌7.32%,市值蒸发超过百亿港元。

事实上,此次沽空报告的发布距离安踏上次被沽空还不到两个月。

今年5月30日,沽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创始人Soren Aandahl在2019 Sohn香港投资论坛上分享了其做空安踏的报告,质疑安踏旗下品牌FILA斐乐内地收入不透明,认为安踏股价有高达34%的下降空间,每股只值32.93港元。

彼时,安踏体育发布了澄清公告,提示称董事会认为相关指控中含有若干事实性错误、误导性陈述及无根据猜测,并有可能导致不寻常的价格波动,公司股东及潜在投资者在买卖公司证券时应审慎行事。公司还在公告中表示:“股东应知悉相关指控为沽空机构的意见,而沽空机构利益一般而言与股东的利益可能并不一致,而且相关指控可能旨在蓄意打击对本公司及其管理层的信息并损害公司的声誉。”

而另一次在鞋服行业内引起震荡的沽空则发生在2018年6月,彼时沽空机构GMT Research发布了一份题为《中国体育用品:造假还是惊艳》的做空报告,其中指出安踏、特步及361度等7家企业有财务造假嫌疑。安踏随后发布了澄清公告,强烈否认GMT Research报告中的有关指控,特步、361度也作出了类似的否认。随后安踏也得到包括中信证券等券商的支持,使得GMT Research的上述做空不了了之。

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遭到3次做空,安踏为何频繁被沽空机构“盯”上?唐小唐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道:“一方面是公司营收增速快、股价持续大涨、收购等因素吸引投资机构和做空机构的强烈关注,另一方面原因则是源自公司的管理制度和会计制度,业绩披露子项非常模糊。”

 

附:浑水发第二份沽空报告 安踏真的贱卖资产了?

作者:张潇尹 闻道

国际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以下简称浑水)于7月9日上午发布了第二份针对安踏的沽空报告,指责安踏体育贱卖上市公司资产。浑水认为:“2008年,安踏内部人士剥离了公司的宝贵资产——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试图隐瞒这一事实。”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被出售的上海锋线体育用品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锋线)当时正处于连年亏损的境地。安踏体育在公告中也表示,公司希望专注于运动服饰品牌管理的业务,因此出售上海锋线及其附属公司管理的分销国际品牌运动产品零售业务。

贱卖资产or专注核心业务?

事情的原委还要从2008年说起。浑水指责的这家公司就是安踏体育独资子公司上海锋线。

安踏体育的招股章程披露:“于二零零六年,安踏中国透过其全资附属公司厦门投资成立上海锋线,以从事出售阿迪达斯、锐步及Kappa品牌产品的运动服饰零售业务。上海锋线进一步于二零零六年及二零零七年成立北京锋线、广州锋线、哈尔滨锋线、苏州锋线及厦门锋线,以经营及管理本集团于中国不同城市的零售店铺”。

2008年5月16日,安踏体育发布公告宣布出售上海锋线,交易对手方为独立的第三方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和盛)。并解释了出售上海锋线的原因为:“董事认为,本集团日后专注运动服饰品牌管理的业务,并出售上海锋线及其附属公司管理的分销国际品牌运动产品零售业务,实属对本公司有利之举。此外,鉴于中国分销零售市场竞争日渐激烈,董事认为,本集团的运动服饰品牌管理及产品设计业务,将会提供较分销零售业务为高的回报。”

浑水表示:“受让人江苏和盛是一家相对较新的信用担保公司,并在仅仅6个月之后将上海锋线的股权再次转让,转让的受让方是陈丁龙。”同时,浑水出具了当时的股权转让协议,“毫无疑问,安踏对上海锋线的处置是腐败的,而江苏和盛是一个草党(掮客)。”浑水认为,因为“在这些交易发生时,陈丁龙是广州安大的重要股东,持股比率达35%。根据香港上市规则,广州安大当时为安踏体育的关连人士”。

浑水在报告中指出:“2008年6月,江苏和盛将上海锋线的广州和厦门子公司转让给丁昆明。”而根据此前浑水发布的做空报告的第一部分中,浑水揭示了丁昆明是安踏用于控制其分销商(泉州斌辉和昆明安驰)的代理网络的一部分。

转让估值价格是否合理?

针对浑水的“贱卖”指责,关键点在于转让价格是否真如浑水所指低得离谱?

根据2008年5月16日安踏体育发布的转让公告,上海锋线转让价格为1.874亿元。“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卖方与买方订立该协议,当中载有关于出售股权及垫款出售事项的条款,涉及总收购价约人民币187.4百万元,当中约人民币6.0百万元及约人民币181.4百万元分别为出售股权及垫款的代价”。

针对转让价格,浑水指责安踏体育:“2008年5月,安踏宣布以1.874亿元人民币处置上海锋线;然而,人民币1.814亿元(99.5%)是用于支付上海锋线所声称的应收款项。我们认为,上海锋线的价值大幅折让。”同时,浑水给出了当时上海锋线股东决议。

安踏体育在2008年的年报中再次批露该次交易:“于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本集团以代价人民币597.4万元出售上海锋线体育用品发展有限公司及其附属公司之全部权益予一家独立第三方公司——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有限公司。此外,上海锋线应付本集团其中一间公司之款项人民币1.8137亿元由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公司承担。”

综合上述信息,上海锋线的转让价款总计为人民币1.874亿元,其中1.81亿元是上海锋线欠安踏体育的应付账款部分,597.4万元为上海锋线的股权价格。这597.4万元的转让估值依据的是上海锋线的净资产账面价值。

2008年5月16日安踏体育发布的公告披露:“于二零零七年,本集团的安踏品牌业务产生收入约人民币2988.7百万元及经营利润约人民币494.7百万元。于二零零七年,上海锋线及其附属公司录得其综合经审核收入约人民币193.7百万元及其综合经审核净亏损约人民币5.5百万元。”

此前,在招股章程中,安踏体育披露了安踏体育子公司厦门投资对上海锋线的股权收购对价。记者根据招股章程的披露进行计算,2007年2月21日的股权转让价值为上海锋线估值2000万元;其下属的5家子公司广州锋线、江苏锋线、北京锋线、厦门锋线、哈尔滨锋线估值分别为500万元、100万元、500万元、100万元和100万元。合并计算后,2007年2月21日安踏体育对上海锋线的整体估值总计为3300万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从2007年的估值3300万元至2008年的估值597.4万元,安踏体育折戟国际品牌零售业务,这个更多的可能是“剥离不良,专注主业”,而非“贱卖资产”。

2019年7月9日午间,安踏体育发布澄清公告表示:“于二零一九年七月九日,Muddy Waters Capital LLC(MuddyWaters)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报告),当中含有若干关于本集团过往企业交易的指控。董事会强烈否认报告中就该等本集团相关交易的指控,认为有关指控并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延伸阅读:

  • 被指财务造假 安踏短暂停止交易
  • 安踏体育CFO离职股价一度跌逾5%
  • 更多关于 安踏 做空 的新闻 关于 安踏 做空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