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财经信息正文
 

中飞股份易主后首份年报审计被出具非标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时间:2021-04-28  作者:韩永先    编辑:lucy93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中飞股份看似扭亏利好,背后隐藏的却是公司面临着深层的经营危机问题,业绩报告甚至被中审亚太会所直接出具非标审计报告。

原标题:中飞股份易主后首份年报审计被出具非标 业绩扭亏表象下暗含深层危机

原定于4月24日披露的中飞股份2020年年度报告,延期两天后终于在4月26日晚如期披露,2020年公司营收4.15亿元,同比增长221.69%,归母净利润为2381万元。

从2019年的亏损1.12亿元转为盈利,中飞股份业绩可谓利好,但是这一消息并没有明显提升中飞股份二级市场股价,4月27日收盘公司股价只上涨了4%,报收于20.34元/股。

扭亏利好为什么没有受到二级市场热烈追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中飞股份看似扭亏利好,背后隐藏的却是公司面临着深层的经营危机问题,业绩报告甚至被中审亚太会所直接出具非标审计报告

与2020年公司年报同时披露的还有中飞股份控股股东佛山粤邦投资的股份质押延期、对深交所关注函回复等40多项公告,其中揭示的中飞股份内控、经营、财务等问题让投资者冒冷汗。

1月11日,中飞股份曾自称,经公司自查发现公司被朱世会控制关联企业资金占用,累计金额达8.31亿元,随后公司于1月21日被黑龙江证监局责令整改。巨额资金遭实控人违规占款的消息引爆了中飞股价大跌,从公告日至今跌幅近30%。有消息称,公司或将面临投资者集体索赔。系列的利空造成中飞股份股价空前承压,公司或再次陷入经营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7月1日才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市场的中飞股份之前从未出现股东占款等违规事项,2019年公司易主后,突然爆出诸多内控违规问题。

易主后旋即业绩“变脸”

中飞股份此前的主营业务为高性能铝合金材料及其加工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中核集团供应商、三级保密资格单位,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其招股书显示,上市时,杨志峰、王钰、李念奎分别持有中飞股份36.44%、20.72%和3.82%,杨志峰为公司实控人。

2017和2018年,中飞股份业绩连续两年暴跌,2018年净利润仅为138.21万元,直接面临亏损风险,而原实控人杨志峰所持股权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已无力挽救公司败局。

某大型投行研究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高比例质押问题在前两年比较突出,此问题造成了大量上市公司实控人变更,被迫性的简单的实控人变更,如果背后并没有优质资产支撑,很多上市公司股权变更后依然面临着发展经营困境。

2019年4月,中飞股份原控股股东、实控人杨志峰与朱世会控制的粤邦投资签署协议,杨志峰将其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620万股(占当时公司总股本6.832%)转让给粤邦投资,并将其持有的其余1860万股限售股(占当时总股本20.4959%)委托给粤邦投资,由粤邦投资行使对应股份的全部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等股东权利。

2019年8月,股份转让完成后,粤邦投资直接持有中飞股份620万股,拥有公司表决权股份2480万股,共计占公司总股本的27.33%,成为中飞股份的控股股东,朱世会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值得注意的是,朱世会是广东先导稀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先导稀材从事稀散金属及其高端材料研发、生产、销售和回收服务,产品主要用于红外成像、半导体芯片、半导体显示、辐射探测、5G通讯等产业。2012年,先导稀材曾筹划登陆创业板,但是因为公司持续盈利能力受到质疑等原因,冲击上市无果而终。

朱世会的入主被市场认为可能会借中飞股份的壳注入新资产,但是始终没有看到实质性动作。2019年朱世会入驻当年,中飞股份出现上市后的首次业绩亏损,当年公司实现营收1.29亿元,归母净利润巨亏1.12亿元。

在中飞股份股价低迷之际,朱世会抛出定增计划,拟进一步控制中飞股份股权。2020年2月24日,中飞股份抛出2020年定增预案,拟以18.06元/股的价格向朱世会和皮海玲分别发行2430.25万股和292.25万股股份,募资4.92亿元,用于拓展“红外光学与激光器件产业化项目”。

2020年4月,中飞股份变更定增预案,拟以18.06元/股单独向朱世会发行2430.25万股,募资4.39亿元。

2020年6月,中飞股份再次变更定增预案,拟以12.04元/股的价格向实控人朱世会发行3645.38万股,募资4.39亿元。2021年3月12日,中飞股份突然公告,运作长达一年的定增计划终止。

朱世会入主中飞股份后,拿着定增计划虚晃一枪,至今没有带来中飞股份主营业务的实质性改变,公司依然面临着亏损的压力,2020年,中飞股份虽然盈利2381万元,但是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926.92万元。

内控风险引爆

年报中,中飞股份称,2020年公司新建“红外光学与激光器件”产业化项目,优化了公司业务结构,形成高端铝合金材料、红外光学及激光器件双主业经营模式,实现公司利润扭亏为盈。2020年公司营收4.15亿元,其中高端铝合金材料营收1.89亿元,红外光学与激光器件营收2.26亿元。

但是公司的“红外光学与激光器件产业化项目”在2020年4月才开工建设,预计于2021年上半年一期工程才能实现试生产。报告期内,公司红外光学及激光器件2.26亿元的营收主要通过委托外部生产和销售,其中很大比例是依赖同一实控人控制的关联方广东先导先进进行生产。

按照中飞股份披露的控股孙公司安徽光智与广东先导先进签订的委托加工协议,2020年其委托加工产品金属总量不超过40吨,委托加工费总额不超过2500万元,自2020年5月29日至2020年12月31日,二者实际发生的委托加工费用达1404.26万元。

2020年12月,中飞股份董事会决定,安徽光智与广东先导先进委托加工协议内容调整至委托加工产品金属总量不超过100吨(金属量以实际委托量为准),委托加工费总额不超5000万元,委托期限延长至2021年4月19日止。

在关联方的生产支持下,中飞股份勉强实现盈利,避免了被戴帽的风险,但是其依赖关联方的红外光学及激光器件业务造成大关联交易,直至曝出被关联方大量占款等内控问题。

经中飞股份自查,安徽光智自2020年6月起存在被实际控制人控制的关联企业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形。

中飞股份红外材料及激光器件产业化项目新增设备采购中,安徽光智与设备中间商签订合同后,实控人控制的企业再与设备中间商再次签订购销协议,并由关联方最终实际对外实施设备采购。朱世会利用控制对外实际采购的预付款时间差、额度差实现资金占用,累计占用资金5.09亿元。

安徽光智委托加工业务的原材料采购环节,安徽光智与第三方供应商(非关联方材料供应商)签订合同时,实际控制人朱世会控制的企业在上市公司体系外再与材料供应商签订购销协议,将自有原材料经第三方间接销售于上市公司,通过材料交易实现资金占用资金2.83亿元。

红外材料及激光器件产业化项目建筑工程施工上,安徽光智与总承包商签订合同后,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企业再与建筑商签署钢材购销协议,利用向总承包商供应建筑材料并提前收取预收钢材采购款实现资金占用资金0.39亿元。

上述被占用资金累计高达8.31亿元。

根据中飞股份的整改方案,其中4.80亿元及相应的利息费用882.91万元,已于2020年底全部退回、支付至安徽光智。安徽光智间接通过关联方向设备供应商采购设备和向钢材供应商采购钢材的1.11亿元被占款,关联方不收取任何费用。

安徽光智向关联方采购原材料的2.4亿元被占款,相关关联方已向安徽光智退回,并取消了涉及的原材料采购交易,关联方已将相应的利息597.79万元支付至安徽光智。

中飞股份称,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朱世会能够在认定责任的基础上积极整改,未给上市公司造成实质性的损失,但是其暴露的实际控制人风险却引发市场的担心。消息公布后,公司的股价大幅下滑已达30%。

值得注意的是,实控人关联企业占款事项并不是没有好处,其整改方案中,关联方向中飞股份支付的利息高达1480万元,占到了中飞股份2020年净利润的一半有余,让中飞股份远离了再次亏损的风险。

内部动荡难平

抛开关联方的生产支持和关联占款带来的额外收益,朱世会入主后,中飞股份的经营业务至今难言有起色。中飞股份实控人变更的消息只带来了股价经历过山车,同时累积了高额的负债

2020年,中飞股份推出定增预案后,公司股价大幅攀升,当年8月10日创下55.53元/股的历史高点,2021年受占款等利空消息影响,近期股价持续下滑,目前股价仅在20元徘徊。

趁着股价高点,中飞股份多位原股东套现离场。2020年7月6日,中飞股份原控股股东杨志峰与粤邦投资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15.37%的2092.50万股股份,以29.55元/股的价格转让给粤邦投资,总价款高达6.18亿元。

几乎与朱世会同时接受中飞股份的股东王强在同日,将其持有的占公司总股本14%的1905.75万股股份,以32.33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富银城投,转让总价为6.16亿元。

中飞股份股东龚涛等也趁势减持,2020年9月已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2万股。

中飞股份控股权转让两年,并没有给投资者带来多少期待,而公司的负债却大幅攀升,2019年年末中飞股份的负债率仅为28.11%,2020年年报中负债率已高达82.36%。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飞股份的再次陷入股权高比例质押困境,趁着中飞股份股价高涨,控股股东粤邦投资多次质押公司股份融资,截至2020年8月7日,中飞股份公告称,控股股东粤邦投资已将其持有公司股份3720万股100%进行了质押融资,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27.33%。

如今中飞股份股价大幅下滑,粤邦投资手中已无可质押股份,其如不能补充质押,质押股权可能面临被金融机构强制平仓的风险,中飞股份也将面临再次易主的风险。

同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20年年报公布前,中飞股份多位高管离职。2020年3月31日,公司副总经理张春波离任;2020年5月11日,公司副总经理冯正海离任。

2020年6月8日独立董事陈念念离任;2020年12月,董事施君、董秘杨宗璇先后离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其股权质押、高管离职问题多次致电中飞股份,但是公司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延伸阅读:

  • 年报事后审核揪出问题这家公司刚被*ST
  • 深交所年报监管聚焦五大突出风险
  • 深交所启动2020年年报监管服务工作
  • 更多关于 年报审计 的新闻 关于 年报审计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