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税务资讯正文
 

信立泰卷入多起虚开发票案

来源:中国经营报   发布时间:2021-06-22  作者:陈婷 曹学平   编辑:lucy93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稽查局发布的针对深圳市潮都酒店有限责任公司的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涉接受该公司开具的虚开发票。

近期,国家税务总局深圳市税务局稽查局发布的针对深圳市潮都酒店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深圳潮都”)的税务处理决定书显示,深圳信立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002294.SZ,以下简称“信立泰”)涉接受该公司开具的虚开发票

而据中国裁判文书网于2020年11月19日发布的方磊虚开发票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年8月~2019年9月间,被告人方磊伙同毛某为信立泰虚开发票79张,金额累计高达765.63万元。

无独有偶,在另一份虚开发票罪刑事裁定书中,作为证人的信立泰业务员严某证实,2017年7月底,因有些经费支出没有发票来向公司报销,其以1029元的价格购买了两张发票,价税金额合计约2.06万元。

对于接二连三卷入虚开发票案件的原因,信立泰方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的员工分布全国各地并不断有人员流动,因此不排除会有极少数员工因个人行为导致公司涉诉,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的情形。公司将不断完善内部控制,加强对公司全体人员的培训,提高经营风险和财税风险意识。”

年报显示,2017~2019年,信立泰产生的销售费用从11.56亿元持续增至15.7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从27.8%上升至35.25%。2020年,公司的销售费用有所缩减,但占营收比例仍达32.8%。

涉三起虚开发票案

针对深圳潮都的税务处理决定书指出,该公司在2020年6月1日~7月31日期间虚开298份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涉及金额合计185.72万元,税额合计1.86万元,价税合计约187.58万元。

而在上述税务处理决定书附上的深圳潮都电子普票定性清单中,信立泰出现在购方一栏,开票日期为2020年6月11日,总金额为9900.99元。

另外,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在方磊虚开发票一案中,被告人方磊系河南合之道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经审理查明,其伙同毛某在2019年8月~2019年9月期间为信立泰虚开发票79张,金额累计约765.63万元。该判决书显示,方磊犯虚开发票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并处罚金5万元,其违法所得8.48万元(已退缴)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此外,于2020年3月30日作出终审裁定的詹炎明、邱炮城、詹增福虚开发票罪案中,被告人詹增福为达到利用空壳公司为他人虚开发票牟取非法利益的目的,先后联系相关人注册并办理多家公司的税务登记,后获取20家公司的税控盘和空白发票,并让詹炎明、邱炮城通过QQ、微信等途径,将上述20家公司可代开发票的信息对外发布以此招揽客户,以开票金额1%~3%的比例收取开票费。

2017年3~9月,被告人邱炮城在没有实际业务交易的情况下,为他人虚开广西增值税普通发票共1313份,价税合计金额达9483.24万元。其中,信立泰业务员严某证实,其向代开发票的陈小姐购买了2张由广西塔之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开具的价税金额合计2.06万元的广西增值税普通发票。

至此,信立泰在2017~2020年期间均存在涉嫌接受虚开发票的行为,其是否就上述相关案件受到相关处罚,暂不得而知。

对此,信立泰方面仅对记者表示,“公司合法合规经营,并不断完善提升管理控制水平。关于所提及的诉讼情况,公司并非案件原被告,相关诉讼情况请以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为准。”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亦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根据苗某受贿一审刑事判决书(2019)鲁0302刑初275号,被告人苗某于2017年11月至2018年下半年,利用其担任医院副院长的职务便利,曾为信立泰的医药代表颜某在药品采购上提供帮助,分两次收受颜某现金5.5万元。颜某证实,其为了向淄矿医院销售药品,分两次送给苗某上述现金。

多个产品仍处推广期

年报显示,2020年,信立泰实现营业收入27.39亿元,同比减少38.74%;净利润6086.5万元,同比减少91.49%。其坦言,“2020年是异常艰难、极具挑战的一年。”

其中,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各地医院住院量、门诊量及手术量急剧下降,信立坦等新产品的准入、推广受阻,泰加宁销量下滑,Alpha Stent⑧支架销售推广也受到影响。此外,联盟地区带量采购的实施,带动氯吡格雷单价进一步下降;受到联盟地区未中标影响,泰嘉(药品通用名:硫酸氢氯吡格雷片)收入同比下降,利润贡献大幅度降低。但同一时间,创新产品研发、推广的脚步并未停止。

不过,记者注意到,2020年,信立泰的研发费用同比减少51.38%至3.71亿元,主要是因为2019年度公司战略性终止部分已经进入临床阶段的项目,资本化转费用化1.9亿元;其次本期951和JK07等多个项目进入临床所致。

同期,信立泰发生的销售费用为8.99亿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42.95%,主要原因是受带量采购联盟扩围地区执行影响,产品推广费用大幅减少,以及销售人员薪酬减少所致。其中,市场推广费为5.01亿元,占比约56%。

事实上,2017~2019年,信立泰的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例从27.8%持续上升至35.25%,发生金额分别为11.56亿元、13.46亿元、15.76亿元。其中,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3.9%,而销售费用同比增长17.14%,两者变动趋势相背离。

值得注意的是,信立泰曾表示,“集采颠覆了既有的竞争模式,仿制药受到国家带量采购政策影响,将越来越不需要销售推广。”

根据年报,信立泰及各子公司主营业务涉及药品、医疗器械产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及在研项目包括心血管类药物及医疗器械、头孢类抗生素及原料、骨科药物等,涵盖心血管、降血糖、骨科、抗肿瘤、抗感染等治疗领

2019年,信立泰的核心产品泰嘉未能在第二轮“带量采购”中标,导致公司业绩大幅缩水。此后,信立泰将未来的筹码押注到创新药上。

在2020年年报中,信立泰表示,“行业发展至此阶段,仿制药带来的阵痛是无法避免的,需要加强的是对整体的风险把控,让企业活下去,同时,谋求长远可持续发展。公司坚定创新研发、产品为主的战略方向,在变革中谋发展,加快创新药研发和投入,为创新产品的快速上市及销售推广打下坚实基础。”

4月16日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截至目前,信立泰的创新药产品——信立坦的销售仍在积极推广,于今年年初上市的Maurora雷帕霉素药物洗脱椎动脉支架仍在推广初期。

此外,信立泰董秘杨健锋在2020年度业绩说明会上表示,2021年预计有多个产品进入三期临床,包括恩那司他、S086、阿利沙坦氨氯地平、阿利沙坦吲达帕胺、复格列汀、特立帕肽长效等,均为慢病用药。其中,若顺利,预计恩那司他于今年三四季度报产。

年报显示,信立泰产品销售方式主要采用学术推广、代理分销及直接销售等,“公司构建了销售运营管理(SFE)平台,运用多维度销售、市场数据精准客户管理,大幅提高推广效率。公司设有内部审计及销售合规部门,制定了与国际接轨的推广行为规范并纳入销售管理考核。目前已多次顺利通过跨国公司的尽职调查。”信立泰称。

信立泰董事、总经理叶宇翔亦表示,过去两年,公司在销售方面对队伍进行调整和优化,在管理方面降本增效,进行信息系统优化,从而提升企业的管理效率。

2021年一季度,信立泰实现营业收入7.66亿元,同比减少11.5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5亿元,同比增长3.31%。报告期内,销售费用较上年同期减少1.35亿元,下降40.1%,主要系随公司产品集采政策的实施,市场推广费减少所致。

延伸阅读:

  • 税务总局曝光8起虚开发票违法典型案例
  • 大数据助上海破获特大虚开发票案
  • 更多关于 虚开发票 的新闻 关于 虚开发票 的论坛帖子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