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微信号:esnaicom

中国会计视野
[]金币中心|设首页|收藏|Eng|XBRL中国|可做?|帮助|         手机版
首页 图片新闻 国内行业资讯 行业评论 税务资讯 会计信息化 海外财会动态 财经要闻 企业动态 往日头条 专题列表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行业评论正文
 

2014国际会计专业网络排行榜及在华情况

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发布时间:2014-06-18  作者:旋转长颈鹿   编辑:zlcx

打印   RSS 字号:|| 
核心提示:这是中国会计视野(www.esnai.com)连续第三年制作国际会计专业网络排行榜及其在华情况一览表

前言

在大家开始阅读本排行榜之前烦请知悉以下事项:

1.范畴:本榜单中数据反映的是各专业网络2013财年的经营业绩,仅包含专属成员所(exclusivemember firms)的收入;本榜单名单中的对象均为国际专业网络(Networks),不含实质更为松散的国际会计联盟(Associations)(国际会计联盟排行榜见附录)。

2.原因:这是中国会计视野(www.esnai.com)连续第三年制作国际会计专业网络排行榜及其在华情况一览表。(第一次《2012国际会计公司排行及在华情况》:;第二次《2013国际会计公司排行及在华情况》)并首次以图表加分析的方式成文,以提供更多的信息。考虑到信息收集的成本与效率,我们仍旧选择引用来自于国际会计公报(IAB)最新发布(2014年1月)的排名名单作为蓝本。虽然IAB榜本身也有一些欠缺,但IAB榜是目前全球范围内被最广泛接受、发布最及时,同时也是最权威的版本。多数世界排名前列的专业网络均以该版本的排名结果进行对外宣传。

3.目标:虽然排名名单来自于IAB,但我们对各家的数据进行了重新收集与考证;此前已有不少人士对这个榜单进行了各式各样的分析,除了参考他们的智慧,我们理所当然地尝试以自身的视角来关照这份榜单,通过独立的分析寻找出一些尚未经充分挖掘的信息,力求能够达到不一样的效果。

一、综述

表一国际会计专业网络排行榜副本

 

以美元计价的营收数额排序,排名世界前25位的国际专业网络,如上表所列,呈现出较为清晰的层次。排名前两位的德勤Deloitte)与普华永道(PwC)的营收已逾300亿美元,相当于2013年世界五百强排名第350位左右的企业年营收;最末的网络年收入仅为4600万美元,其收入规模仅为中国大陆的会计所25名左右的水平。在这25家专业网络中,有两家由中国大陆本土发起(信永中和利安达),另有两家来自于拉美地区(SMS拉丁美洲、UC&CS美洲),不过排名都相对靠后。

2013财年,凭借着美元的一时走强和非审服务的强力增长,拥有全球及美国双料最强成员所的德勤(Deloitte)再度超越普华永道(PwC),成为全球最大的专业机构网络;安永EY)平稳地完成了领导层换届后,又颇费心思地进行了全球rebranding的工作,终得以收获四大中最快的业绩增长,进一步拉大了与其身后追赶者毕马威(KPMG)的营收差距;全球渐起的审计轮换风波,在一定程度上让大客户密度最高的毕马威(KPMG)感到伤筋动骨,加之丹麦成员所向安永(EY)的倒戈,无疑拉慢了毕马威(KPMG)在下一财年继续追赶领先者的脚步。

德豪(BDO)与致同(Grant Thornton)凭借着大规模的外部收购给出了尤为亮眼的业绩表现,从而进一步巩固了自身在第二集团专业网络中的领导地位;信永中和(Shinewing)依靠中国成员所的庞大体量(2013自然年收入为人民币11.7亿元),首次上榜即跻身国际专业网络排名前20名,与先行者利安达(Reanda)一道成为在国际市场中领先的中国品牌。在25强中,信永中和与玛泽同时也是普安西提Praxity)国际会计联盟的成员机构(信永中和2011年3月加盟)。

表二四大占全球转移服务业份额副本

 

图一各机构占全球专业服务业份额副本

 

截至2013自然年年底,全球专业服务业(审计、税务及咨询,不含法律服务)的总营收已经超过惊人的2,300亿美元,其中四大的营收约合1,137亿美元(占比约为49%),除四大之外的各网络营收约合370至400亿美元(占比约16%至17%左右),余下部分来自于不提供审计和税务服务的其他专业咨询机构。

2013年的全球专业服务业及从业机构已经呈现出两大鲜明特点

第一,非审计服务迅猛发展。次贷危机、欧债危机之后,全球经济仍在艰难复苏。在这期间,公众内心不断积累起来的,除了饱受各种“危机”打击后所产生怒气,还有对于审计及审计师的期待。他们既苛责华尔街贪婪,同时批评审计师的“失职”与独立性缺失。他们自以为是而又毫不客气地相信,审计师应有能力、有义务发现审计客户的任何问题。即便公众的期待已经远远偏离、超越审计准则中的说明和要求,监管机构还是选择“民主”地听之任之,不断加强的对于专业服务行业的监管更是屡屡突破和刷新业内外人士的想象力。全球经济的不稳定一定程度上冲击了资本市场;公众与监管机构的合力“胡搅蛮缠”又使得专业机构们不得不四处灭火,今天一个赔钱和解,明天又要降价应对审计师轮换中的激烈竞争。传统的审计及税务业务无疑已经进入一种危机感十足的“滞胀”状态,各家都意识到了开拓包括咨询在内的非审计业务的必要性与急迫性。

我们怀着复杂的心情看到以四大为首的专业服务业巨头,其2013财年咨询业务收入在所有业务中增速最高。四大的平均咨询业务收入较上一财年增长了7%,其中安永(EY)达到了12%。在第二集团中,天职国际Baker Tilly)与致同(Grant Thornton)的咨询业务增速更是分别超过了26%和18%。

与高增速相对应的是咨询收入占比的不断扩大。2013财年,德勤(Deloitte)的咨询业务历史性地超过了审计。在不久之后,人们是否会继续使用“会计师事务所”来称呼这些以做审计起家的专业机构呢?

第二,专业机构间并购潮涌动。据不完全统计,自2011年至2013年,全球业内共发生了314起合并、并购案例,每年均达到或超过100起,2013年更是超过了110起。其中,最受人瞩目的案例当属2013年年底普华永道(PwC)收购博思公司(Booz& Company),以及2013年初德勤对摩立特集团(Monitor)的购并。

第二集团的代表,如致同(Grant Thornton)与德豪(BDO)也不遑多让。三年间,致同(Grant Thornton)在全球范围内收购各类专业机构达55家(包括2012年京都天华天健正信的正式合并),贡献营收增长约5至6亿美元,成为这一期间全球出手次数最多的专业机构。作为同一层次的竞争对手,德豪(BDO)在2013年收购了21家各类专业机构,三年共出手51次,仅略少于致同(Grant Thornton)。作为德豪(BDO)在中国大陆的唯一成员机构,立信在这几年的招兵买马的表现和力度,大家一定也都非常清楚。根据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2014年5月30日披露的会计百家信息,立信从第五名晋升至第四名,其业务收入增速高达27%,其高增速主要得益于对国内部分事务所或分支的吸收合并。外部并购为立信带来了大量新的业务,同时进一步完善了立信在国内的布局。

二、全球排名

1. 概览

表三各网络分业务类型收入明细副本

 

我们将这25家专业机构网络分为三个层次:第一、第二和第三集团。

第一集团毫无疑问地由德勤(Deloitte)、普华永道(PwC)、安永(EY)和毕马威(KPMG)这“四大”组成。全球范围内,四大在营收规模、客户基础、品牌价值、网络布局、文化历史、业内外声誉和员工满意度等几乎所有领都拥有其他网络无法比拟的优势。

第二集团包含11家营收超过10亿美元的专业机构网络。第二集团的网络在全球或部分地区拥有一定的影响力,在部分业务领域能对第一集团产生一定的竞争压力。如代表英国最大上市公司群体代表的FTSE 100指数中已有两家公司分别委任德豪(BDO)与致同(Grant Thornton)的英国成员所为审计师。这是2005年以来首次有六家英国事务所同时跻身FTSE 100的审计师“俱乐部”。当然,第二集团网络的相对竞争优势还是主要集中在中小上市公司与私人企业。

第三集团包括营收少于10亿美元小型国际网络(以及未上榜的网络)。这些网络或为由多个小型成员所组成的全球覆盖面较广的网络,或为如信永中和(Shinewing)和利安达(Reanda)这种由若干大中型成员所组成,但成员所数量、成员所覆盖国家相对较少的地区性国际专业网络。

由表三我们可以看出各网络分业务类型的营收表现。

德勤(Deloitte)依靠强大的咨询业务,成为了2013财年全球最大的专业机构网络。由于德勤(Deloitte)是本世纪初以来四大中唯一未剥离咨询业务的一家,使得其成员机构始终维持着一个强大咨询部门;另外,德勤(Deloitte)在最近几年同样并购频繁,2011年至2013年共并购43家各类咨询机构或业务,其中包括年营收达4亿美元级别的著名战略咨询公司摩立特集团(Monitor)。现在,德勤咨询(Deloitte Consulting)已然成为了全球营收额最高的商务咨询机构。

但在传统的审计与税务业务领域,领先的依旧是普华永道(PwC)。在监管寒风劲吹的2013年,普华永道(PwC)成为了审计轮换风潮中真正的最大赢家,在各国战线上均斩获重量级客户,确保了其2014、2015甚至是其后几年在传统业务领域上的霸主地位无人能够撼动。

毕马威(KPMG)在审计与税务业务上均列四大最末,加之大客户比例过高,成为审计轮换首当其冲的“受害者”,未来在传统业务领域赶超的形势非常严峻。

部分第二、第三集团网络的咨询及其他业务收入占比较高,但该集团内网络的咨询及其他业务收入的结构与内涵同第一集团的四大有所区别。

2. 全球业绩表现

表四各网络2013财年业绩增长副本

 

2013财年,在四大之中,安永(EY)的业绩最为靓丽,以美元计价的6%增幅为安永(EY)自2008年以来的最快增速。尽管世界很多地区的市场形势均不容乐观,安永(EY)的所有业务线与地区成员机构都实现了持续的收入与员工数量增长。

第二集团中的马施云(Moore Stephens)收获17%的营收增幅,不仅增速远远甩开了德豪(BDO)与致同(Grant Thornton),还成功超越鹏歌富达PKF),在国际会计专业网络排行中上升了一位。马施云(Moore Stephens)的快速扩张主要源于中国大陆会计师事务所大华的加盟。曾经为德豪(BDO)在华成员所的大华,于2013年9月正式加盟马施云(Moore Stephens)。大华2013年的收入超过了人民币13亿元,折合超过2亿美元,拉动了马施云(Moore Stephens)约8.7%的营收增长。

当然,德豪(BDO)与致同(Grant Thornton)营收增长已然非常出众。得益于外部并购的助力,这两家网络的营收增幅分别达到了7%和8%。在未来短期内,它们似乎仍将继续维持目前的扩张势头。德豪(BDO)的美国成员所于2013年净获得了57家SEC备案的公众公司审计新客户,预计2014年的营收将增长17%;德豪(BDO)英国成员所也预计其2014财年增长可达20%,为了预备未来的扩张,已计划大规模招聘新员工。

罗申美RSM)本年营收增幅为-7%,下滑幅度为上榜网络之最,主要是由于其英国成员所RSMTenon破产后被天职国际英国成员所(BakerTilly UK)收购所致。然而,丢失的成员所却在2014年年初“失而复得”。在罗申美(RSM)美国成员所McGladrey的鼓动之下,RSM Tenon的收购者天职英国所(Baker Tilly UK)竟选择脱离天职国际(Baker Tilly)网络而加入罗申美(RSM)网络,仿佛是一出特洛伊木马的会计所并购版。天职英国所(Baker Tilly UK)将成为罗申美(RSM)在欧洲版图上最强力的一子,为该网络的未来发展吃下一颗定心丸。另外,由于在多国接连丢失成员所(包括在中国失去了2013年营收人民币11亿元的大信),鹏歌富达(PKF)的年度营收萎缩也达到了6%。除了着手在相关国家寻找替代成员所之外,鹏歌富达(PKF)决定改变一国只接受一家成员所的做法,今后将采取在一国发展多家成员所的战略。

利安达(Reanda)报出超过31%增幅的业绩答卷,这主要是得益于其国际网络的拓展(利安达中国大陆成员所2013财年收入下降约3%)。对于今年新上榜的信永中和(Shinewing),虽然我们无法获知其2013财年的营收增幅,但我们仍乐观地估计:这两家源自中国的国际会计网络的营收增速将持续大幅超过行业平均水平;至2014财年,信永中和(Shinewing)与利安达(Reanda)的网络总营收将极有可能分别突破2亿美元和1.5亿美元。

3. 覆盖国及人员

表五各网络布局人员及人均收入副本

 

四大在全球范围内拥有超过15万的员工人数,其成员所覆盖范围均超过150个国家。第二集团中除玛泽(Mazars)之外的所有网络,成员所覆盖国家均超过100个,其中,德豪(BDO)达144国,网络布局与四大最为接近,但员工人数仅为四大中最小的毕马威(KPMG)的零头;第二集团的所有网络的员工人数均超过了1万人。第三集团除了覆盖国数量及员工人数较少之外,也更为松散,网络内成员所及网络本身稳定性尚不足。

另外,各集团的人均业务收入依次序自上而下基本呈递减的态势:第一集团的人均业务收入普遍达到150千美元左右(约合人民币92万元),超出第二集团网络17% ~ 80%;第三集团网络的人均收入较第二集团又有实质性减少,均在85千美元以下(约合人民币52万元)。信永中和(Shinewing)在所有上榜网络中人均收入排名倒数第三位,仅高于来自于拉美地区的SMS拉丁美洲和UC&CS美洲,主要是由于该网络内最大成员所、主要营收贡献及员工均来自于中国大陆,而中国大陆目前的人均产值水平要低于亚太地区的其他国家,更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

三、亚太地区业绩情况

表六各网络亚太区业绩副本

 

亚太地区主要包括中国大陆、港澳、台湾新加坡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

披露2012及2013财年亚太地区营收数据的仅有表六内的8家网络。从表中我们可以看出,这8家网络的合计营收增长在2013财年为-1%。

其中,四大无一收获增长,毕马威更是降低了4%;全球营收增长8%的致同(Grant Thornton)在亚太地区甚至遭遇了2%的营收萎缩。这与地区经济增长放缓、监管压力以及市场竞争的加强均有所关联。

中国的GDP增速在2013年放缓至7.7%,为14年来最低,2014年一季度又收窄至7.4%。另一方面,大陆资本市场经历了长时间的IPO关闸;香港资本市场募资额也不断下降,与美国市场的差距被越拉越大。日本最大电器公司之一的夏普(Sharp)饱受亏损之痛,历经多次裁员后准备将旗下的多项资产及业务对外出售。受到中国监管层的指令,中国上市国有企业开始了大规模的审计师轮换,但是新任审计师所获得的审计收入均较前任有了实质性的下降。韩国方面,韩国主板的530家上市公司的三年审计合同已于今年2月份结束,审计投标或又掀起一场降价的血雨腥风。

四、国际会计网络在华情况

根据我们的统计,国际网络25强中的前22位均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地区拥有成员机构,其中前21位还有会计所类分支机构。

12014国际会计网络排行及在华情况

表七国际会计网络在中国大陆及港澳台分支一览表副本

 

这是中国会计视野www.esnai.com连续第三年发布国际网络在华(含港澳台)成员所一览表(第一次《2012国际会计公司排行及在华情况》:http://news.esnai.com/33/2012/0620/78461.shtml;第二次《2013国际会计公司排行及在华情况》:http://news.esnai.com/33/2013/0502/89645.shtml),今年我们未再罗列国际联盟的在华情况。

对比去年,国际会计专业网络在华情况发生一定程度的变动。

2014年6月,立信成立了立信联合(香港),作为其香港分支机构。立信联合(香港)已接替大信梁学濂成为香港上市公司保利置业的(HK.0119)新任审计师,宣告其已正式在港执业。众所周知,德豪香港成员所(BDO HK)为立信德豪,该所为香港第五大会计师事务所,拥有相当的市场份额。而立信联合(香港)作为立信的分支机构,属于德豪中国成员所(BDO China)。德豪的两家不同地区成员所将在香港“同场竞技”;同时,由于两家事务所同属一家国际网络,它们又会在承接一定性质的业务时对彼此产生独立性方面的影响。

然而,以上情况对于中小型网络而言却并不鲜见。如2014年排名全球第13位的克瑞斯顿Kreston)在中国大陆的成员机构就多达12家,其中更有包括中汇在内的8家2014年中注协百强所(见表八),这8家百强所的2013年收入合计高达人民币12.5亿元。对比去年,北京中伦信退出了克瑞斯顿(Kreston),百强所江苏公勤则新进入该网络。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秘书长陈毓圭曾在2009年底会见普安西提(Praxity)副主席时强调,国际网络在一个国家最好只发展一家成员所,这有利于品牌建设,也是对成员所利益的维护。但是,国际网络在一个国家发展多家成员机构通常被视为是一种替代性策略,可以避免在成员所流失时危及一家网络在全球及地区范围内布局的稳定性。这种情况在成员所稳定性不足的第二集团中下游及第三集团的网络中间较为普遍。

2013年6月,国富浩华中瑞岳华并为瑞华后,瑞华暂时同时保留了罗申美(RSM)与国富浩华(Crowe Horwath)两家国际网络的成员所资格。大家一定会十分好奇,这两家国际网络到底该怎样将中国成员所的收入纳入进总营收呢?我们在向瑞华有关负责人核实后获知,瑞华将原中瑞岳华与国富浩华旗下的部门、人员及收入拆分后,按照两家事务所合并之前的口径,分别报送给罗申美(RSM)与国富浩华(Crowe Horwath)两家网络,因此,不会存在不同国际网络重复计算同一家成员所营收的情况。

尼克夏(Nexia)的中国成员机构在2013财年少了在深圳设有办事处的美国成员所Malonebailey。

马施云(Moore Stephens)迎来的最大变化是大华的重磅加盟。在告别德豪(BDO)之后,大华于2013年9月与马施云(Moore Stephens)正式签约。新增成员所还有立信中联,但并非以会计所的名义,而是以注册在宁波的一家投资公司的名义加盟成为了成员机构。另外,重庆中鼎、青岛振青福州福云以及上海公正已经退出了该网络,其中,福州福云更是马施云(Moore Stephens)在华最早的成员所。

鹏歌富达(PKF)在中国大陆发生了剧变。2014年中注协百强所综合排行与收入排行均在第10名的大信离开了该网络;接替大信的是与两家投资公司以及上海四达会计师事务所。中注协网站查询显示,上海四达注册于2007年年末,拥有5位合伙人与8名注册会计师。

玛泽香港(Mazars HK)的官网域名(www.mazars.com.hk)现在已经自动重新链接到了玛泽中国(Mazars China)(www.mazars.cn),似乎是玛泽(Mazars)的中国成员所已经成功一体化整合为玛泽中国(Mazars China)。

2加入国际会计网络或联盟的中国大陆百强所

2014年中注协百强榜中共有35家事务所加入了国际组织(加入国际网络的28家、加入国际联盟的7家)。除了排行第12位的鹏歌富达(PKF),前21位的国际网络均在百强所中拥有成员机构。

表八加入国际会计组织的百强所一览副本

 

3. 中国大陆成员所在亚太区的地位

表九中国成员所占亚太区收入比例副本

 

中国大陆成员所普遍在第二集团网络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中国大陆成员所在致同(GrantThornton)与天职(BakerTilly)的亚太区收入中占比超过20%;中国事务所立信更是占到了德豪(BDO)亚太区收入的41%。相对的,四大的中国大陆成员所占网络亚太区收入的比例均小于等于10%。

为何四大中国大陆的收入占比如此之低?

表十百强榜中排名前十事务所的倒算人数副本

 

我们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尝试分析四大中国大陆成员所的收入情况。

表十列举了2014年中注协百强榜中排名前十名事务所的收入(含与会计师事务所统一经营的其他执业机构业务收入)与人均收入信息。试用百强所总收入除以人均收入,可得出事务所的“倒算人数”。我们用“倒算人数”与各事务所自行披露的大陆区总人数作比较后发现,四大的在中国大陆倒算人数与其官网披露的大陆区员工人数相比,要少约3,000至4,000人,而另外六家排名前十的非四大所(除了立信与大华或因官网信息未及时更新导致披露总人数实质性少于倒算人数)基本上倒算人数均与官网披露人数相近。

可见,2014年中注协百强榜的数据基本上已经涵盖了排名前十的非四大事务所(除立信与大华无法确定)所有的员工与收入。而四大的大陆成员机构则有大量的员工和收入未计入2014年中注协百强榜之中

五、2014展望

或许早在第一次出现审计瑕疵、公众第一次想要对审计师表达不满和诟病之时,就已有人开始探讨新的审计业务委托及执业模式,以设法保证审计师的超然独立性和弥补审计的固有限制。虽然来自监管层面的改革从未停止,但审计行业的形态却从未发生过任何实质性的变化,创新的业务模式也仍没有出现的迹象。如今已有会计业巨头体量膨胀到了300亿美元级别,咨询业务的强势增长重新点燃了一些人对于审计师独立性的质疑。现实似乎将一切改革的目标变成了研究永动机制造一般的乌托邦式幻想,我们唯一看到的也只是会计业的故态复萌。

那些华丽的业绩数据或许无法让我们产生任何实感,而真实的唯有在数字背后的那些大事件,丝毫不以公历年的年末为间隔,陆续而真切地上演着。

1. 欧洲强制审计轮换

在第二集团会计网络的强力推动下,欧洲审计新规终于2014年4月3日获欧洲议会全体投票通过。新的提案包括多项建议,主要包含强制轮换公众利益实体的外部审计师(公众利益实体必须至少每10年轮换其外部审计师;但如果采用公开投标程序,则该期限可以拓宽至20年;另外,如果使用多家事务所进行联合审计,则该期限最多可拓宽至24年)、限制提供非审服务、增加审计报告的信息量等内容,堪称2002年《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后全球公司治理与审计监管领域最严格的法规。由于该改革方案严重冲击了既有的审计委托模式与欧盟原本信奉的公司治理逻辑,无疑会对未来欧洲及全球的专业服务业及实业界造成重大影响。包括审计行业在内的世界专业服务行业市场洗牌在即。

该新规至在各成员国内生效,仍需要大约两年的时间(至2016年年中)。28个欧盟成员国将利用这两年的时间来衡量自己的选项,为新规在国内的实施铺路。各成员国是否会扩大“公众利益实体”的范畴、是否会实施比欧盟新规更短的事务所轮换年限、非审计服务收入占比等因素都需要进一步的讨论和厘清。

2. 普华永道 VS 德勤

2014年初,普华永道(PwC)完成了对博思公司(Booz& Company)的收购、整合,以及rebranding工作,博思的品牌被更换为了“Strategy&”。作为一家10亿美元级别的战略咨询公司,博思的加入对普华永道(PwC)相对薄弱的战略咨询业务补强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传统审计业务方面,普华永道(PwC)多点开花,在中国国企的轮换潮中大获全胜,独揽建行农行、邮储银行、中移动、中石化等堪称大中华区最豪华的客户阵容;身兼阿里巴巴和京东的IPO审计师,在2014年中概股的上市潮中独领风骚;接替毕马威(KPMG)英国成员所揽下全球业内头号客户HSBC汇丰银行集团的2015年审计业务。

至2014财年年末,普华永道(PwC)极有可能超过德勤(Deloitte),重新夺回国际专业机构网络的头把交椅。

3. 四大开展法律业务

除了咨询业务,四大已经开始尝试进入法律行业,以拓展旗下的非审计业务线。至2014年末,监管态度和市场行情的明朗化或许会使四大对这个同样敏感的业务领域表现地更为坦率和勇敢。

安永(EY):

拥有至少75名律师的上海瑛明律师事务所已成为了安永(EY)网络的中国成员机构,并于2014年5月搬入了安永上海办事处所在的办公楼内。据悉,安永(EY)的中国成员机构已在北京、上海和香港相继建立了法律业务。

安永(EY)通过当地注册律所的方式,已经在部分国家开展专业法律服务,这其中包括亚太地区国际新加坡、越南、韩国、澳大利亚、印度、日本,以及英国。

德勤(Deloitte)

德勤(Deloitte)的中国成员机构在2013年年初于上海开设了勤理律师事务所。拥有7名律师的勤理虽并未冠以德勤的名称,但勤理的两位高管、业务领导人Patrick Yip与Clare Lu均为德勤合伙人。Clare Lu表示,新成立的中国律所是德勤法律服务的拓展,德勤法律服务主要在欧洲、非洲、拉美、澳洲以及亚洲的部分地区运营,在全球拥有约1200名律师。她说该律所的成立旨在满足审计与税务客户的需求,尤其是欧洲客户。

毕马威(KPMG)与普华永道(PwC)

毕马威(KPMG)与普华永道(PwC)在中国大陆与香港地区同样拥有一些法律专业服务员工,但它们均声称并未在该地区法律专业“执业”。

在2014年3月,普华永道(PwC)全球法律服务负责人Leon Flavell曾称,该机构将力争在5年内跻身全球前20大法律服务专业机构。

4. 天职英国所(Baker Tilly UK)跳槽罗申美(RSM

天职英国所(Baker Tilly UK)在完成对罗申美英国成员所(RSM Tenon)的收购后选择加入罗申美(RSM)网络,这使得天职国际(Baker Tilly)网络挨一记痛感十足的闷棍。而对于在欧洲市场相对孱弱的罗申美(RSM)来说,天职英国所(Baker Tilly UK)的加入使其获得了完善全球网络布局的一块最急需的拼图。2014财年罗申美(RSM)极可能扭转业绩下滑的趋势,重新加入第二集团领军网络的竞争行列。

5. 瑞华的国际网络选择题

诚如天职英国(Baker Tilly UK)跳槽罗申美(RSM)网络的案例所体现的情况,两家分属不同网络的成员所合并之后所产生的新机构将获得一次选择所属网络的机会。

在中国大陆,中瑞岳华与国富浩华的合并造就了一家“前无古人”的业内巨头,瑞华。虽然瑞华目前选择保留罗申美(RSM)与国富浩华(Crowe Horwath)的双重“会籍”,但这仅仅是搁置了对于国际网络的选择,而这个问题实际上仍然悬而未决。等到未来瑞华的一体化进程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国际网络的选择必然会被重新提上议程。丢失瑞华这样级别的成员所,对罗申美(RSM)和国富浩华(Crowe Horwath)来说,都恐怕会是一个“后无来者”的沉重打击。

6. 未来的黑马,天健

据天健官网消息透露,天健于2013年9月在杭州召开了天健国际峰会,与来自美国、比利时、香港和台湾的相关事务所代表商讨成立天健国际网络的相关事宜。各方就国际网络建设达成了一致,标志着天健国际网络建设迈出重要的一步。

天健2013年的收入规模,折合约为2.2亿美元,加上其他成员所的营收贡献,天健国际网络一旦成型,将铁定能够入围国际专业网络的前20名。届时,世界前25大专业机构网络中将有三家来自中国。

附录

1. 国际会计专业联盟排行榜

表十一国际会计专业联盟排行榜副本

 

相比国际网络(Network),国际联盟(Associations)规模更小,也更为松散;除了专属成员所(exclusive member firms)之外,国际联盟的名下包含了更大比例的联系所(correspondent firms)和非专属成员所(non-exclusive member firms)。另外,建立国际网络需满足一定的条件,而国际联盟只能被认定为除网络之外其他形式的联合体。

与前两次不同的是,我们今年为国际联盟单独制作了排行榜(亦参照了IAB),将国际联盟与国际网络区分开来。排行榜名单内的国际联盟营收均包含来自联系所(correspondent firms)和非专属成员所(non-exclusive member firms)的收入。

包含玛泽(Mazars)和信永中和(Shinewing)全部成员所的普安西提(Praxity)继续在国际联盟的营收排名上占据首位。

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由香港的专业机构领衔建构的加域联盟(Key Will Group)成立于2011年。在成立后的两年时间里,加域联盟(Key Will Group)吸纳了大量成员机构,并在2013年进入了世界前25大国际联盟行列。

2. 现代国际网络的特点与建设过程

《中国注册会计师职业道德守则》对会计网络做出了清晰的定义:网络是指由多个实体组成,旨在通过合作实现下列一个或多个目的的联合体:

(1)共享收益或分担成本(如果联合体之间分担的成本不重大,或分担的成本仅限于与开发审计方法、编制审计手册或提供培训课程有关的成本,则不应当被视为网络);

(2)共享所有权控制权或管理权;

(3)共享统一的质量控制政策和程序;

(4)共享同一经营战略;

(5)使用同一品牌;

(6)共享重要的专业资源。

专业资源包括:(1)能够使各会计师事务所交流诸如客户资料、收费安排和时间记录等信息的共享系统;(2)合伙人和员工;(3)技术部门,负责就鉴证业务中的技术或行业特定问题、交易或事项提供咨询;(4)审计方法或审计手册;(5)培训课程和设施;等。

根据以上的定义,我们就可以看出,建立一个国际网络首先至少需要满足上述条件中的一项;另外还需要有两家以上的跨国实体,即国际网络的专属成员所(exclusive member firms)。

一般来说,现代国际网络都已经满足了上述条件的(3)至(6)项,而由于成员所间可能并不存在股权关系,所以第(1)、(2)项并不是现代国际网络的必备条件。

我们不妨以利安达(Reanda)为例(*),一探现代国际网络的究竟。

现代国际网络主要由网络总部与网络成员所组成。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发起设立了利安达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利安达国际”,及利安达网络总部),利安达国际与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及其他成员所的运营互相分离,仅负责招募、协调与管理成员机构,并不能对外提供专业服务。

潜在事务所通过与利安达国际签约成为成员所后,还需要向利安达国际缴纳会费(或管理费),以支持网络总部的正常运行。成员所一般在法律上互相独立,并不共享债务与经营成功,但区域内一体化的成员所除外。

利安达国际主要为成员所提供四个方面服务:(1)授权使用利安达(Reanda)品牌,(2)提供研发的审计手册,(3)提供China Desk服务,(4)向成员所推荐业务。这四项服务就对应了形成网络条件中的“使用同一品牌”和“共享重要的专业资源”两项。

在正文的第五部分,我们谈到了天健正在筹建国际网络事宜。从目前公开的信息可以看出,天健正在联络海外事务所成为未来天健网络的国际成员机构。而距离建立一个现代国际网络,天健仍需要完成制定出一套各成员所认同并且合规的质量控制政策与程序、说服成员所使用天健的品牌并以此重塑和推广各成员所的企业形象、开发其全球审计方法或审计手册等等许多工作。

或许在不久之后,中国又会出现一家在全世界知名、在亚太区有重要影响力的国际会计专业网络。

*中国会计视野(www.esnai.com)曾于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成立二十周年庆祝期间(2013年12月)采访过该所董事长黄锦辉与利安达国际CEO刘兆玮,以上利安达案例来自于采访内容 http://news.esnai.com/33/2013/1224/97950.shtml。

3. 事务所论坛Forum of Firms

为了在全球范围内推广一致的高质量财务与审计实务,国际会计师联合会IFAC)于2002年正式成立了事务所论坛(Forum of Firms)。

成为事务所论坛会员的条件主要有四个:(1)需为会计师事务所或者会计网络;(2)已经执行或者有兴趣执行跨境审计业务;(3)在全球范围内促进高质量审计实务与准则的应用;(4)支持各国审计准则与国际审计准则(ISAs)的整合趋同。

由以上条件可以得知,事务所论坛只接受国际网络申请成为正式会员,而并不接受国际联盟。目前,多数主要国际会计专业网络均已成为事务所论坛的正式会员(排名前25位的国际网络中的20家)。

延伸阅读:

  • 2013国际会计公司排行及在华情况
  • 2012国际会计公司排行及在华情况
  • 国际会计公司在中国的分支汇总
  • 分享到: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点击查看】 分享 打印 意见反馈
    更多关于 国际会计专业网络 排行榜 的新闻 关于 国际会计专业网络 排行榜 的论坛帖子
    评论区
    我来评两句:
    • 昵称: (评论通过审核后可获得10个金币奖励) 快速登录
     
    视野网络课程
    返回视野资讯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热门评论
    我来评两句: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最新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