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币中心|设首页|入收藏|English|移动版|客户端|可做什么?|
首页 认识会计 会计人物 会计史话 职业规划 职场故事 职场动态 求职参考 实务操作 书讯书评 
您的位置:首页职场天地会计人物正文
 

毛柏林教授:忆归润章老师

来源:中国会计视野   发布时间:2015-03-31  作者:毛柏林   编辑:qiaobocao

阅读:1770  打印   RSS 字号:||

归润章老师(1915—1989)(享年74岁)浙江吴兴人,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他一生从事会计审计教学,是我国当代著名的会计学家、审计学家、教育学家和社会科学家。他一辈子拚搏奋斗在教育战线上,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创建了卓越的功绩,他的思想、品德、精神是留给我们的一笔极其珍贵的精神财富,值得我们永久学习、继承和发扬。今年(2015年)是光华大学—西南财经大学90周年校庆,也是曾经在光华大学、光华大学成都分部、西南财经大学前身(成华大学、成都大学、四川财经学院)工作过几十年的归润章老师100周年诞辰,我们在这里追忆他的往事,追忆他伟大的一生,学习、继承和发扬他的精神,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意义。

一、刻苦钻研不畏难 峻岭险峰勇登攀

1915年10月,归润章老师出生在浙江吴兴县南浔镇,父亲系丝行职员,每月收入仅能维持全家六口人的生活,从小就饱受清贫折磨。1928年,刚满13岁的归润章在南浔初中一年级后辍学,进入裕群蚕种场当练习生。蚕桑季节最忙,练习生即主要劳动力,日夜都得干活,闲时才能学习文化科学知识和日语等课程。他对知识的追求真是如饥似渴,刻苦钻研,勤奋不懈,两年工夫就达到了中专文化程度。

1931年,裕群蚕种场倒闭,他转而求职于南浔中学附属小学任文秘职员,业余继续自学中学课程。两年后,他辞职去上海补习一年的高中英语和数学课程,1934年插班考入上海滨海高中3年级。经过一年的拚搏,归润章以优异成绩取得了高中毕业文凭,同年秋考入复旦大学会计系,师从谢霖大师,“开启了学习、研究会计之征程”。

1937年,复旦内迁重庆,老师又靠早益商高级职业学校和立信会计专科学校的任教收入读完最后两年,并以优异成绩获得商学士学位。

从13岁到24岁,归润章老师一是靠勤工俭学半工半读的自我奋斗,争取到学习的条件;二是靠争分夺秒、如饥似渴地勤奋、刻苦和拚搏,战胜种种困难险阻而赢得了学业精进,踏上了学习、研究的会计征程。

二、教学坚持“严”“实”“新”终生不渝好标杆

复旦大学毕业后,从1942年起,归润章老师相继在光华大学成都分部、成都会计专科学校、上海光华大学、立信会计专科学校、重庆相辉学院、成华大学、四川大学任教。1953年院系调整后历任四川财经学院教授、会计系副主任、教务处副教务长、教务长等职,一直从事会计、审计科学的传播。他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创造、积累了许许多多成功经验,其中之一的是强调“严”“实”“新”的有机综合,永远值得我们这些学生去学习、继承和发扬。

“严”,首先是严格要求自己,即备课要严肃认真,整个教学过程要以马克思主义、党的方针政策为指导,讲课要以教学大纲为规范,不偏离、不任意发挥,严格课堂纪律,严格遵守考试规则,严格检查作业,严格阅卷评分,一切从严、绝不放纵学生,更不能“讨好”学生。他说“严师出高徒”,个别学生可能一时接受不了,今后他会懂得“严”是对学生的“真爱”。

“实”,就是实事求是,实实在在。讲课要联系实际,要结合中国的国情,要结合改革开放的实际,“求真务实”,永远也不能偏离现实,永远要站在拼搏和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他要我们做老实人、办老实事,人前人后都是一样,一是一、二是二,绝不说假话、大话、空话和废话。

“新”,就是要敢于革新、创新,要从前人的经验、教训中学习、探索新路子、新经验、绝不可墨守陈规,要勇于、善于推陈出新,“只有善于借鉴、继承,才能创新发展”,“才能探索出新观点、新理论、新方法,总结出新经验,走出新路子”。

归润章老师还非常重视因才施教和启发式教学,特别注重对学生的动手能力、表达能力、研究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他在上海、成都、杭州、重庆培养出无数的青年骨干、尖子和新秀,不愧为中国的一代名师、一代大师。

三、鞠躬尽瘁廿七载 教务领军好模范

1952至1953年,全国院系调整,归润章老师奉命调入四川财经学院任副教务长7年,此后连续担任教务长20年,鞠躬尽瘁,成绩卓著。

时值解放初期,百废待兴,政府对学校提出培养工业建设人才和师资为重点,发展专门学院,调整和发展综合性大学的“调整”方针,西南文教部发文命令私立成华大学1952年度开始改为公立,并将成都会计专科学校全部及其他有关学校部份系科调入,组成四川财经学院,并明确以成华大学、成都会计专科学校为校址,调入华西大学经济系,以及北川大学企业管理系、重庆大学银行保险系、重庆财经学院经济系、西南革大三处财经系科、贵州大学企业管理系。四川财经学院成为我国四大财经学院之一。当时西南地区这所“四川财经学院”拥有教授50名,全国著名、知名教授有陈豹隐、彭迪先、杨佑之、李孝同、刘洪康、归润章、吴世经、刘心铨、汤象龙、许廷星、梅远谋、杨声等。

归润章老师作为副教务长、协助教务长主要抓了以下工作:

(1)在思想改造的基础上抓组织和制度上的整顿、巩固,建立正常秩序,为全面、系统地进行教学改革创造条件;

(2)选送青年教师去北京中国人民大学进修,为教学改革培养骨干队伍;

(3)贯彻全国高等教育会议精神,根据教师特长,结合教学、结合社会主义建设的需要,开展科学研究;

(4)根据党的方针政策和培养目标,学习苏联经验,制定修改教学计划、教学大纲、编写中国化的讲义和教材;

(5)在教学方法方面,以中国人民大学为样板,要求建立起课堂讲授、课堂讨论、课堂实习、辅导学年论文、生产实习、考试考查等一整套互相衔接的教学环节,培养学生理论联系实际的独立工作能力;

(6)适应经济发展急需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客观需要,创办夜大学等等。

归润章老师作为教务长的副手,作为承上启下的中层干部,对待这些紧急繁重工作,都是不折不扣、竭智尽力地照办,并取得了圆满成功,得到党政领导的赞许。

1978年文化大革命结束,迎来了学校的新生。教育部决定:“恢复四川财经学院”,首届招生356名。归润章老师作为教务长更加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发展机遇,全身心地领军奋战,夜以继日,真有用不完的劲,使不尽的力,直到1982年离开成都,再在杭州电子工业大学继续拼搏。

这里必须提到的是在极“左”思潮的引领下,他经历的三件事:

(1)1956年,奉命招收机械、土木、化工三个系的学生后,又单独招收了机械制造工艺、工业与民用建筑和糖品物工艺专业学生,一年后无能为力奉命撤销。

(2)1959年奉命为了把四川财经学院改造成培养高端科技人才的大学,招收原子核物理、半导体物理、流体力学、计算技术与计算机数学、自动力学与运动力学、无线电技术基础,无线电材料与器械、高分子化学等八个专业的学生300人,在没有修建一平米房子,没有派来一名科技专业教师的情况下,在动用财经学院现有教师把第一年的基础课上完后,被迫停办。

(3)文化大革命期间,教育事业饱受摧残,知识分子受尽折磨。

归润章老师在教务长岗位上,日夜操劳,耗尽心血,以上前两项全属劳民伤财的无效劳动,白费心血,而最后一项确是折磨身心、凌辱人格。但是党的拨乱反正,扭转航向,知识分子有了报效祖国和人民的机会,一个个自觉自愿,不分白天黑夜,不计节日假日,都奋战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归老师对昔日在极“左”形势下遭受的一切,都视为噩梦一场,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从无半点怨言,一切都向前看,乐观自若,平静如水。老师啊!您开阔、平静、伟大、善良的胸怀,真是为学生、后人留下了最伟大、最崇高、最难忘的形象!

四、创办夜大历艰辛 培育优干百千万

1964年,归润章老师担任教务长期间,又兼任业余教育处处长,学校根据经济社会急需财经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求在创办工农夜校、干部专修科、干部进修班的基础上,再兴办夜大特别班,培养科长以上干部。1954—1959年,学校开设了工业经济、农业经济、工业会计、工业统计、贸易统计、财政、工业财务、财务八个专业的夜大学,归老师除抓好师资配备、正常秩序、教学进度、教学质量等工作外,为了更好地了解、掌握业余教育的规律,使初创的业余教育取得更好的效果,归老师总是亲临第一线,亲自担任夜大课程。我在自贡调研遇到的一位财务处长说:“我是归润章教授的学生,我们听过他的《工业会计》,大家都赞不绝口”。他说,归老师“平易近人”、“深入浅出”、“分析精辟”、“受益非浅”、“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1954—1959年的5年间,业余教育处为四川省财经部门和企业培训了在职干部一年制875人,半年制273人。1978年复校后,学校的业余教育在归老师开创的基础上,又开办了102次各种类型的短训班、岗位培训班,如全国高级经济培训班、水电系统财务处长培训班、统计师培训班,为成都市举办的厂长培训班等培训2万多人。这些经过培训的干部回到自己的领导岗位后,发挥的作用,对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所作出的贡献,都是非常巨大的,教育的基础、先导作用,从归老师的教学实践中充分地体现了出来。

五、创建函授任务急 雷厉风行不畏难

1964年,为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的急需,党委要求归润章老师去完成一项紧急任务——创办函授大学,这项工作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紧迫。一无经验、二无师资……根本不具备任何条件。但是归润章老师认为,“只要是党的召唤、不容考虑”,二话莫说就把党委交办的任务马上承担下来,“没有条件创造条件”,“没有经验,摸着石头过河,从实践中探索总结经验”,“急党之所急,迎着困难上”,归润章老师对党的教育事业的无限忠诚、日月可表!

接受任务的第二天,归润章老师马上展开工作:首先是建立组织,成立函授部,建立办公室,请求党委支持,从校内抽调夏轻航、郑景骥、王治安、韦开秀、肖德愚、王芝尧、冯继志组成专业师资队伍,计划首先开设“农村人民公社会计核算”、“工业会计核算”两门课程的单科制函授教育,在取得经验后,再逐步增加课程。

6月接受任务后,他立即着手制定教学计划、编写教学大纲、编写教材。《农村人民公社会计核算》由归老师亲自编写,他夜以继日,花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脱稿付梓,《农村人民公社会计核算(上下册)》教材面世。当年12月单科独进的函授教育正式开学。鉴于函授初办,仅在省内五个专区(市)工农业部门、国营企业和农村人民公社的干部中录取函授生550人。为了加强对函授生的指导,他还编写了与教材相配套的《自学指导书》,创办了《函授教学》专刊(辅导刊物),有针对性地指导函授学生自学、布置作业、解答疑难、传递信息、交流自学经验,发表函授生习作,以及报导辅导站的动态等等。

按照教学计划,函授生在自学的基础上,分别还要在五个教学点上逐一集中听课面授。归润章老师采取从教学实践中培训教师的方式。在第一个函授点上,从《农村人民公社会计核算》第一章直到最后一章由老师给函授生亲自授课,现身说法,给青年教师示范,以后剩下的4个函授教学点将教材分段分配给三位年轻教师,并把自己的讲稿也交给她们。这三位年轻教师经过严格挑选,又经过精心培育,再加上她们多是中国人民大学三年制研究生毕业,基础扎实,吸收能力强,果然不负使命。在第二个函授点(设在四川师范大学)上,上午听完课后,学员趁中午吃饭时间,跑回自己的单位(三圣乡)去叫会计“赶快去旁听!”“四川财经学院的年轻女老师讲得好,讲得到位!讲得生动!讲得精彩!”,“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讲课!”……。检查性听课的刘秋篁副主任把学生的反映向归老师汇报后,归老师高兴地说:“这下我就放心了!”

归老师创办的函授教育,对各门课程的教材挑选得非常认真、严格,对自编教材特别要求质量,派出的任课教师更是经过严格挑选和培训……,“函授”虽属初创,从效果看都办得来有声有色、名噪一时。非常可惜的是仅仅办了两年,因文化大革命,于1966年5月停办。

可幸的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经过胡同贵、杨跃斌、陈三德、庞皓、唐旭辉几届领导同志的努力,成人教育有了更大的发展。到2002年,学校不仅成立了成人教育学院,函授本科毕业生达到1763人,专科毕业生达到了9894人,归润章老师在天之灵该感到何等的高兴啊!

六、竭智尽力育桃李 门墙四海遍宇寰

归润章老师在一生的教学、教育实践中,十分重视师资的培养,他采取行之有效的多形式、多渠道培育师资的方法:

(1)通过校际合作,选择具备一定条件,有培养前途的青年教师到中国人民大学、厦门大学上海财经大学等兄弟院校去进修、攻读学位或出国考察、进修、留学。1952、1953年,送往中国人民大学的青年教师就达91人,成功率极高。

(2)通过教学过程的实践,发现青年教师存在着的问题,有针对性地提供具体帮助。

(3)通过以老带新的形式,指定有经验的老教师与青年教师结成“对子”、一帮一、一带一地让青年教师掌握教学规律、站稳讲台。

(4)把青年教师带在身边,参加教学全过程的各个环节,包括制订教学进度计划、编写讲稿、课堂讲授,课堂实习、课堂讨论、考试考查,以及阅卷评分等等,让青年教师观摩、体验,从中锻练、总结经验、掌握规律,促其迅速成长。

归老师对青年教师的培养,真是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使一个个、一批批的青年教师、成长为真正掌握教学规律、学生从内心真正喜欢、爱戴、敬仰、称职的教师。

归润章老师对教育事业的忠诚,他几十年的辛劳,几十年的汗水、几十年的心血,浇灌出许许多多专家、学者、教授、院长、校长、会计总监、公司经理、董事长、总裁……真是“门墙四海、青兰辉映!”

七、著述等身三不朽 精神财富代代传

归润章老师一生潜心于会计、审计科学的传播和会计、审计理论的研究,主要涉及会计基本理论、成本会计、审计与成本管理会计等领。他一贯主张高校的老师,应当走“教”与“研”相结合的道路,他常常把教学中的重点、难点、疑点,作为科研选题,又把研究中取得的成果,返回到课堂讲授之中,丰富教学内容,引导学生认识的深化,听课的学生非常满意,取得了教学与科研的双丰收。

归老师的研究成果丰硕,主要有:《会计学》(中国图书公司1943年)、《成本会计大纲》(大学用书,钱祖龄校,正中书局1964年)、《审计学》(商务印书馆1945年)、《农村人民公社会计核算》(上下册)(成都大学函授部1964年)、《凭单日记账核算形式》(四川财经学院内部发行)。

他撰写的学术论文有:《差额成本分析》(《财会通讯》1945年第36期特刊)、《试论变动成本法在企业经营管理上的作用》(《四川财经学院学报》1980年第二、三期)、《论内部会计控制及其审计》(《会计研究》1986年第2期)、《提高经济效益与成本管理》(《电子财会》1984年第2期)、《论审计的历史发展与管理审计》(《电子财会》1987年第1期)、《“三论”在会计中的应用》以及《行动会计的基础知识(今坂朔久著)》(《财会译丛》1980年第4期)、《城市之子和田野之子》(吉田纺二郎著)(《小学生》1933年第61期)、《派洛的悲鸣》(长尾七郎著)(《小学生》)1934年第69期)等等。

其中《审计学》曾多次再版,20世纪80年代中国台湾的再版在美国印地安纳州大学等学府图书馆均有收藏。《成本会计大纲》,由潘序作序出版后也多次再版,至今仍在中国台湾高等院校中选作教材;《论内部会计控制及其审计》(《审计研究》1986年第2期),由于我国内部控制的理论研究与制度建设,起步20世纪90年代,国内对内部控制的认识依然停留在“内部牵制”阶段,老师文中的论述,对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会计理论界了解和认识“内部控制”的基本理论问题及其演变与发展,具有极其积极的推动作用。(陈元芳《中国会计名家传略》归润章P98)。

归老师一生的著述严谨、朴实,针对性、前瞻性是他的主要特点。老师的新思想、新观点、新理论对学术界、教师、学生、实际工作者都具极大的启迪作用和指导意义,有较高的社会声誉和学术价值。所有这一切,都是老师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值得我们永远学习、继承和发扬!

八、振兴教育献终生 光辉业绩多灿烂

归润章老师穷苦家庭出生,整个求学过程,全是靠勤工俭学,半工半读,自力更生,自我奋斗中渡过的,他深知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学习特别刻苦努力,勤奋钻研,学业精进,成绩优异。大学毕业后,在各个工作岗位上都兢兢业业、扎扎实实、尽责敬业、成绩卓著,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拨乱反正,纠正冤假错案,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特别是改革、开放,调动了全国各族人民的积极性,中国的前途很有希望,中国的教育事业很有希望……。归润章老师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教育工作者,为中国教育事业的振兴出力,真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尽的力。他在四川财经学院的教学岗位上,在27年的教务长工作中,在杭州电子工业大学的日日夜夜,无时无刻不是在为学生、为社会、为国家、为教育事业竭智尽力、忘我地拚搏、战斗。

他的整个一生,真正是伟大的一生,光辉的一生,鞠躬尽瘁、忠诚党的教育事业的一生。1989年1月1日,他与世长辞了,但是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他给我们留下了最珍贵的精神财富:急党所急、不畏困难的拚搏精神;争分夺秒、如饥似渴的求知精神;不计名利、振兴教育的献身精神;尽责敬业、一丝不苟的实干精神;因材施教、启迪思维的科学精神;教学科研、有机结合的创新精神;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爱生精神……所有这一切“精神”,都值得我们世世代代、一生一世,永远学习、永远继承、永远发扬!

更多关于 归润章 会计学家 的新闻 关于 归润章 会计学家 的论坛帖子
返回职场天地首页 >
 
 用户登录
视野周刊订阅 回顾>
热门招聘